首頁» 北廣人物» 封面

李前寬 肖桂云:影壇伉儷的光影人生

——本刊獨家專訪電影《開國大典》導演

作者:本刊記者 彭立昭文 封面攝影 孫賀田  來源:  時間:2019-12-25

【人物小傳】
      李前寬,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國家一級導演、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榮譽委員、中國電影家協會名譽主席、國家有突出貢獻的電影藝術家、北京電影學院客座教授。曾任第8屆全國人大代表、第9屆、第10屆、第11屆全國政協委員、長春電影制片廠總導演、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中國電影百年華誕,曾被國家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電影藝術專家”稱號,榮獲吉林省勞動模范、廣電部和人事部“先進工作者”和長春市“特等勞動模范”稱號。
      肖桂云,國家一級導演、國家電影審查委員會委員,曾為吉林省“三八紅旗手”、長春市十大杰出青年。2018年,肖桂云執導的戲曲片《韓玉娘》榮獲聯合國“國際電影節”創新成就獎和終身成就獎。2019年第二屆戲曲電影節上,戲曲片《韓玉娘》獲戲曲電影最佳導演獎。
      2018年夫妻倆共同榮獲第52屆美國休斯敦國際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李前寬、肖桂云合作的影片有:《佩劍將軍》《甜女》《黃河之濱》《逃犯》《田野又是青紗帳》《鬼仙溝》《開國大典》《決戰之后》《重慶談判》《七七事變》《紅蓋頭》《旭日驚雷》《金戈鐵馬》《世紀之夢》和《星海》等20余部主旋律影片,為社會奉獻出大量有思想、有溫度、有情懷、有筋骨的精品力作。作品先后獲電影“金雞獎”“百花獎”“五個一工程獎”“華表獎”,世界反法西斯“長城杯”優秀影片獎等多項國內外大獎。影片《開國大典》參加第62屆奧斯卡外語片展映并榮獲香港亞洲十大影片獎。

       “琴瑟和鳴總會一鳴驚人,和而不同當然卓爾不群。”他是山,她是水。山沉穩,水靈動,云開天地寬,交相輝映。
       他們是北京電影學院的校友,他們是同一個單位的同事,他們是電影事業的合作伙伴,生活中的伴侶,他們是中國第四代導演重要人物,他們是合作時間最長、配合最默契、獲獎最多的“影壇夫妻店”。
       從紀念新中國成立30周年的電影《包公賠情》、40周年的《開國大典》、50周年的《世紀之夢》,60周年的《星海》到70周年的4K新版《開國大典》,他們以生命的活力和激情,譜寫光影藝術,鑄就了諸多重大歷史題材影片。他們把鏡頭始終聚焦于民族歷史與國家命運,聚焦于“我的祖國和人民”。他們是銀幕伉儷,也是影壇畫家,繪就光影彩墨大美世界。他們就是德藝雙馨的著名電影藝術家、著名導演李前寬、肖桂云夫婦。
       2018年,李前寬、肖桂云伉儷喜度金婚。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諸多活動中,他們參加4K新版《開國大典》首映禮、研討會,走進大學校園與年輕學子互動,共敘“我和我的祖國”,依然充滿青春活力。
       前不久,在廈門第28屆金雞百花電影節期間,《北廣人物》采訪了這兩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第一次面對面地聆聽他們講“中國電影故事”,用激情、光影捕捉大時代之美;他們一生與共和國共命運,甚至他們的新婚大喜日子也定在“十一”國慶節這天,這似乎是歷史的巧合,更是他們與共和國結下的特殊情緣。

【煥發新生】
4K修復版《開國大典》在國慶70周年面世,電影經典插上高科技翅膀

       一部電影是一個時代的記憶。經典的傳承,從來都是以深邃的內涵和精湛的藝術取勝。
       由李前寬、肖桂云匠心打造的歷史巨片《開國大典》,是一部多線宏大敘事、時空跨越平行塑造人物,調動多元表現手段,具備現代電影品質的精品力作。首映于1989年9月21日,一經上映就獲得了1.7億的好票房,而當時票價只有一塊錢一張票。影片《開國大典》給觀眾的史詩感受是不可替代的。
       全片171分鐘,劇情節奏的把握,歷史細節的體現,30年之后觀看,依然耳目一新、扣人心弦。細心的觀眾發現,片頭全新,金色的4個大字《開國大典》三維特效撼動人心;臺詞、音響、音樂的空間感、厚重感和震撼力、表現力也大大提升……當電影中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新中國成立的時候,觀影席上的觀眾不由得激動落淚……
       據悉,修復版《開國大典》是目前歷史巨片里質量最好,也是規模最大的一部。4K修復版《開國大典》新在哪兒?為何得到業界人士的點贊?
       肖桂云導演向我們介紹了4K修復版《開國大典》背后的故事和初心。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次影片修復在北京‘三維六度’專家的努力下,使影片《開國大典》達到了高清晰度,高幀率,“HDR”高動態范圍的水準,修復后的《開國大典》達到無臟點、無劃痕、無抖動、無閃爍的效果。5.1環繞立體聲,使音樂與聲效變得更加恢宏震撼!當年拍的電影,隨著時間的流逝,膠片在變老變衰減,這次修復,百余位修復師一絲不茍、一幀一幀地修,共修復了全片247000幀畫面,共1082個鏡頭。”
       李前寬導演深有感慨:“30年前的片子如今能經過高科技修復,煥發新生,就像自己的閨女重新打扮比當年還漂亮,這都離不開修復團隊的努力,更離不開當年演員和主創們的努力。”
       談起電影修復工程的意義,李導說,“這是一件有廣泛意義的事。有了電,才有影;從黑白片16格到24格,從彩色片到有聲片……電影是伴隨高科技的不斷發展而發展的,從而不斷地滿足了人們的審美要求,真正達到了視聽表現力和藝術魅力。我們這次修復的4K、5.1環繞聲的《開國大典》就得到了完美的認證,我和觀眾依然感受到了震撼和鼓舞。沒有高科技做不到這一點。在電影院里的那種享受,享受那種聲音的、圖像的、整體的藝術氛圍,確實感覺很好,一下子就代入到規定的情境中去了。我現在拍片一上來就拍4K,一步到位。目前我們正在籌拍一部表現電影人初心和使命的影片——《東方欲曉》,準備用高科技拍攝,充分利用和調動高科技,讓觀眾得到更美的享受。”
       交談中,李前寬導演無比深情地懷念30年前為此片做出貢獻而今天卻不能一起分享的編劇張天民、張笑天,演員古月、張克遙、孫飛虎、黃凱、劉錫田、劉懷正、路希、丁笑宜、邵宏來、陳國典、張連伏、林農、張國文、黃延恩……攝影鐘文明、李力,美術王興文,制片主任張敬平等。
       李前寬和肖桂云導演表示,正是由于全體創作人員,當年不分晝夜的努力工作,才創作出《開國大典》這部歷史經典影片。

【經典奉獻】
《開國大典》來之不易
那是等待了八年的夢想

       一部電影的成功,有很多的因素,歷史巨片《開國大典》亦然。
       肖桂云導演回憶說,“拍《佩劍將軍》時就想拍這個題材,等了八年了!《開國大典》劇本上、下兩集,共七八萬字,看完后,夜不能寐。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走訪了許多老前輩,看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傾注了滿腔的熱情……這部大片作為新中國成立40周年獻禮片,只有兩個多月的籌備時間,時間緊、任務重、壓力大,而拍攝的資金僅500萬元;劇本的難度,拍攝的難度,內容之浩瀚,涉及的歷史人物有138個之多,所以困難重重。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百萬雄師過大江,占領總統府,開國大典等,都要集中在這么一部片里,史無前例。如何突破?首先是人物的塑造,我們讓以毛澤東、蔣介石為首的國共雙方的主要人物和重要人物形神兼備、氣質吻合,給人留下鮮活的個性,必須做到人物形象令人耳目一新;二是要真實可信。新在他們是有血有肉的歷史人物,而不是所謂正、反派的‘符號’。面對嚴峻的挑戰,如果你沒有創作上的亢奮,沒有迎難而上的自信,就不可能面對這么多的困難,去挑戰它,去戰勝它。”
       李前寬導演則表示:“以什么樣的風格樣式和電影語言,把文學劇本恰到好處地體現為銀幕形象,把詩情畫意與時代的場景交融起來,我想最主要的是要把焦點集中在塑造人物形象上,這也是我們最為關注的藝術追求。電影與文學一樣,說到底是人學,是在銀幕上塑造人物的藝術。劇本中有一場戲寫的是毛澤東與黨中央從西柏坡前往北京,女兒李訥問毛澤東:爸爸,我們這是去哪呀?毛澤東回答女兒說:去北平……這場戲有父女間的大段對白,我們在電影中,用一百多輛汽車像波濤一樣轟鳴著遠遠地奔涌而來,在滾滾的熱浪中,天空中飄來毛澤東和李訥父女感人的對話聲,這樣就達到了一種十分浪漫和神奇的效果,以勢不可當的歷史洪流,表現中國革命由農村轉向城市的偉大戰略之舉的浪漫詩情……”

 

       肖桂云導演介紹:“《開國大典》于1988年11月11日開機,第一場戲,前寬把毛澤東在頤年堂開會辦公盡可能地還原,包括毛澤東和朱老總的沙發,都按照史實做了還原。拍完中南海頤年堂的戲后,前寬提出,第二場就拍開國大典。‘開國大典’怎么拍?總不能在天安門廣場前恢復1949年的歷史真實場景吧,或者花錢在長春地質宮廣場上搭建一個‘天安門廣場’吧,即便耗巨資搭建,廣場上的數十萬群眾和接受檢閱的陸、海、空戰士的真實面貌也是難以再現的。前寬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讓歷史資料片‘參與’創作。這些前輩們冒著生命搶拍下來的真實影像,盡管都是黑白片,畫質又不夠好,但其真實性卻能強烈地吸引人。我們將珍貴的歷史鏡頭與拍攝鏡頭銜接起來、融為一體,探索新的鏡頭語言。我們在浩瀚的資料中篩選出所需的畫面,從整體結構和節奏上有章法地進行布局和銜接,通盤考慮鏡頭的景別、機位和長度,通過影片色彩的漸變,將每個鏡頭連接得嚴絲合縫,有節奏地凸顯出情節的真實性和表現性,從而以紀實性與表現性相結合的鏡頭語言,達到了銀幕形象的新穎與震撼。”
       觀眾看到,彩色的畫面和黑白畫面變換之間,仿佛穿越了“時光的隧道”,回到了那些驚心動魄的歷史時刻。李前寬導演感慨地說:“拍攝影片《開國大典》也感悟到,中國革命是一曲人民戰爭的壯麗贊歌,共產黨和毛主席領導下的廣大人民是推動歷史前進的主力。”
       他說:“《開國大典》動用了15萬人次的群眾演員……在拍攝西柏坡毛主席與群眾一起看篝火那場戲時,當地老百姓自發的要做群演,并且還給劇組運來了一萬五千多斤干柴和十面大鼓……幾個大場景的拍攝,都是部隊的戰士參演,這些都讓我很感動。”李導演說著,他的眼睛早已經濕潤了:“我們所有的大戲拍攝,都得益于人民群眾和子弟兵的支持。”
       憑借深刻的思想內涵和高度的藝術成就,《開國大典》相繼榮獲第十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最佳編劇獎、最佳導演獎、最佳男配角獎、最佳剪輯獎及多項金雞提名獎,第十三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最佳男主角獎、最佳男配角獎三個獎項,并于當年代表中國參加了第62屆奧斯卡外語片展映,創下國產片在香港連續放映147天的紀錄。在第2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2018電影頻道之夜”活動中,《開國大典》榮獲“40年·40部——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年度影片”殊榮。

 

【緣分天注定】
一卷長長的膠卷聯姻,用光影記錄青春和愛情

       時光回溯至60年前。
      少年心系未來夢。酷愛繪畫和電影藝術的李前寬,懷揣著兒時做“人民藝術家”的夢想,走上求學之路。那年,正趕上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首次面向全國招生。他一心想到北京學習,為此,放棄了自己已經考上了的沈陽“魯美”,背上畫夾,從大連一路顛簸輾轉來到北京,如愿以償地考入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那年,他18歲。
      來自哈爾濱的美麗女孩肖桂云為圓“導演夢”,寫信到北京電影學院咨詢是否招考導演專業。幸運的是,往年只在沈陽、北京、上海招生的北京電影學院,那一年正好要到她的家鄉哈爾濱市招考導演專業,這對她而言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福音。多少年后,她無不感慨地說,“如果我不主動咨詢,我注定要跟北電失之交臂了。”
      當時,肖桂云帶著她自創的三部劇本來到北電考場時,她已被哈爾濱藝術學院錄取,故擔心由于這個原因會被北電拒招。面試中,一位老師問她:“如果你報考電影學院沒考上怎么辦?”她聽后,以為老師在提前做她的思想工作,因為北電導演系全國只招25個人,名額非常有限。她答道:“那就去長春電影學院,離家近,并且兩年制很快就能投入工作,可以緩解家里的生活壓力……”老師聽后,笑著說她是個“傻孩子”。這位老師就是田風教授,時任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主任。
      肖桂云帶著那個時代的青春銳氣,終于如愿以償進了北電導演系。此時,李前寬已是北電美術系一年級的學生,在學校常登臺表演,性情活躍,是學院的文體委員,逐漸展露出組織才華。
      田風教授和李前寬同是大連人,寒暑假一同返鄉,師生情誼很好。田教授經常邀李前寬到家中做客,周末還帶著他們一起去看畫展、觀看外國的戲劇演出及音樂會。李前寬每次欣然前往,聆聽教誨,開啟藝術靈性。既是畫家又是大導演的田風教授非常欣賞李前寬的天賦和才情,說,“你小子選錯了行當,應該學導演。”
      李前寬和肖桂云二人,就是在田風老師組織的這些藝術活動中不斷接觸而產生了情誼。他看到了她的美麗內秀和賢淑,她看到了他的才華、熱情和真誠,兩個人的思想交流十分默契。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后,李前寬與肖桂云先后被分配到長春電影制片廠。
      1968年國慶節那天,李前寬、肖桂云結束愛情長跑,幸福地走進婚姻殿堂,住進了廠里分配的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那間小屋被他們笑稱為“溫馨的‘火車臥鋪’。”
      “國慶節是一個特別神圣的日子,我們不約而同地把婚事定在了國慶節這天。”肖桂云導演邊說邊深情地望了一眼老伴,一臉的陶醉和幸福。
      李前寬導演也說,“‘十一’這個日子已融入我們的生命里。我們已過‘金婚’,50個金秋婚慶日,50個國慶佳節,婚慶在國慶里顯得格外神圣又輝煌。”

【逐夢前行】
“影壇夫妻店”起步就是大片子

      在新中國電影搖籃里,李前寬與肖桂云刻苦努力,辛勤耕耘,逐夢前行。李前寬的干練與才華很快被大導演劉國權看中,作為其助理完成了影片《青松嶺》的拍攝。肖桂云的才情與內斂,同樣被大導演蘇里和袁乃晨所賞識,成為電影《戰洪圖》場記。隨后,李前寬由美工正式轉任故事片場記,夫妻倆殊途同歸,走上了導演之路。
      1981年,夫妻二人第一次攜手聯合拍攝大型軍事題材影片——《佩劍將軍》。該片反映了兩位國民黨將領率部起義打開了徐州北大門,為淮海戰役勝利作出重要貢獻的歷史故事。該片情節復雜,人物眾多,是長影的重點項目,這樣一部戰爭大片,他們僅用51個工作日就全部拍攝完成,創下了長影廠的奇跡。
      回憶這段往事,李前寬導演幽默地說:“我夫人比我技高一籌,她一上來定位就很高——導演,這一點比我膽兒壯。那時候我的老師不少,夫人是我的貼身老師。1981年,編劇張笑天拿出《佩劍將軍》劇本,點名讓我來導,廠領導也同意,但指明由我的妻子、肖桂云導演和我一起聯合執導。當時肖桂云已經執導了三部片子,她‘肩負’了帶我這個‘新人’的任務。我們‘夫妻店’就這樣大模大樣地開張了,起步就是大片子。”他的眼神中帶著驕傲和溫情。
      肖桂云導演回憶說:“這是我們倆合作的第一部片子。這是一部反映淮海戰役序幕的戰爭大片,當時在長影有不少異議,并認為把這樣重大的革命題材交給他們來拍攝,有些冒險,擔心我們年輕駕馭不了,可是,我們有很強的自信,尤其是前寬定要把這部影片拍成不可。在拍攝尾聲高潮戲時,曾是他老師的美術師幾次選景他都不滿意,感覺場景不夠,他要大場面,最后,他親自選在徐州北的沛縣大橋下的偌大河灘。李導演調動了部隊一個師和上萬人的群眾,拍攝下了由南下解放大軍與支前民工組成的人民戰爭大場面。《佩劍將軍》公映后,創下了當年電影拷貝的最高紀錄。”
      肖桂云導演說,“《佩劍將軍》在廠里放映時座無虛席,反響強烈。所有的領導和同行們都沒有想到,我們這一對年輕人拍攝的片子這么有震撼力。領導看了影片后興奮之極,說,‘這部片子為廠里贏得了榮譽和收入,重要的是發現了人才。’從那以后,廠里但凡有大片,首先想到我們兩個。之后,前寬可以獨立執導影片了,我們感覺在一起合作特別默契,一直合作至今,成了‘影壇夫妻店’。”此后,李前寬與肖桂云這兩人的名字,便緊緊地聯在了一起,再也沒有分開。

 

【共和國情結】
愛國主義就是中國電影人的魂

      現代革命戰爭是中國電影創作的富礦,在李前寬和肖桂云導演看來,中國電影史上,愛國主義是一條綿延不斷的紅線,愛國主義就是中國電影人的魂,也是中國電影的魂。秉持心懷天下、虛懷若谷的胸襟,李前寬與肖桂云固守著藝術家的自覺,在個體與大眾感情的細微積淀中,展示出其深厚的人民情懷,在一部部影片里,體現出真摯的“共和國情結”。
      “我們是與共和國同步成長的一代,‘共和國情結’還真和我們的創作歷程相關聯。前寬考了北京電影學院,同時也考上沈陽魯迅美術學院的時候,他選擇了北京,這是他的一種感情使然。來到北京,恰逢新中國成立10周年大慶,他被選為文藝大軍的排頭兵,在天安門廣場接受了毛主席的檢閱。神圣莊嚴,熱淚盈眶,那是他第一次和祖國緊緊相擁。后來我們多次參加文藝大軍在天安門前的節慶活動,長期用心參與藝術與社會實踐,心中涌動著愛國情懷。但我們沒想到會拍《開國大典》。拍完《佩劍將軍》的時候,我們曾產生一個夢想:什么時候我們能夠扛著攝影機一直拍到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上冉冉升起,毛主席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電影,一部令人激動的史詩式的大片。有過這樣一種想法,這也是我們電影夢的追求。當時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跟我們講,‘我們共產黨人把江山都打下來了,你們還拍不出電影嗎?’這是對電影人的鞭策和激勵,也是我們電影人的責任。”
      肖導介紹說,“在拍攝《開國大典》之前,我們曾籌備《重慶談判》,為之付出了很大心血。在即將開機時,領導卻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峨影廠。我們就去拍農村戲《甜女》《黃河之濱》《田野又是青紗帳》。拍攝《黃河之濱》,我們到山東魯北貧困地區深入生活;拍攝《田野又是青紗帳》,又來到東北深山與農民分享改革開放的喜悅;走進長白山,我們拍攝了反映農村致富更要重視農村教育的電影《鬼仙溝》。在拍攝電視劇《血灑故都》時,就接到《開國大典》文學劇本。奮戰一年,完成了向國慶四十周年的獻禮之作。接著又應西影廠之邀前去完成了反映改造國民黨戰犯題材的《決戰之后》。這時候兄弟廠的《重慶談判》沒拍成,重大題材領導小組決定把這個題材還給我們倆來拍,我們又執導了電影《重慶談判》,接著就是《七七事變》《金戈鐵馬》《紅蓋頭》《旭日驚雷》《世紀之夢》等影片。2000年,我們又聯合執導戰爭電視劇《抗美援朝》……”
      肖桂云導演說,“這么回過頭來一想,從新中國成立30周年的《包公賠情》、40周年的《開國大典》、50周年的《世紀之夢》、60周年的《星海》到70周年重新修復《開國大典》,這么多年拍攝的作品里確實有一種共和國的情結。是巧合,也是一種機緣,是初心,也是使命和擔當。這不是我們設計好的,也不是偶然的,是各種因素促成的。”
      在談到戲劇電影時,肖桂云導演說:“《韓玉娘》上個月獲得‘戲曲導演獎’,非常欣慰。中國電影的第一部電影《定軍山》,是從戲曲電影開始的。其實我的第一部獨立導演的影片就是戲曲片《包公賠情》。我覺得戲曲電影必須保持國粹的精髓,以電影傳承中華傳統文化。”
      而今,這對年近八旬的影壇夫妻仍不斷努力。正如李前寬導演所言:“只要是有助于中國電影繁榮發展的事,我們都愿意去做,是戰士就要奮斗不止。”
      眼下,他們正在傾力打造一部力作——《東方欲曉》。影片講述了長影的前身東影,從1945年抗戰勝利到1949年開國大典期間,反映在黨的領導下,新中國電影搖籃發生的感人故事。這是一部謳歌中國電影人初心與使命的鴻篇巨制,形象展現了新中國電影人在戰火硝煙中艱苦奮斗,為祖國和人民拍電影的可貴精神,在新時代仍有極強的現實意義。

【影壇畫家】
光影彩墨繪新篇

      記者采訪中得知,《開國大典》片頭的“開國大典”四字是李前寬導演的手筆,自然而然就談到了美術與電影的關系。由于李前寬是學美術出身的導演,在他的電影作品里,很注重銀幕造型,色彩明暗、構圖等造型元素都是十分講究的。
      李前寬和肖桂云導演堅持著繪畫創作,多次在國內外舉辦畫展,敘利亞大馬士革的郊外、新疆的胡楊林、古羅馬斗獸場……一幅幅采風作品,于筆墨中見精神,于尺幅中見氣質。他們認為,藝術家對生活的觀察與感悟、對藝術的思辨與追求是息息相通的。同時,經典美術作品如同經典電影,它是弘揚中華民族文化的縮影。
      李前寬導演說,“我從小既愛繪畫又愛看電影。我畫的第一幅畫是在讀小學二年級時在黑板上畫了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開國大典’,那一年,我8歲……”
      中外影壇許多導演多為學美術的,后來成為導演,他們均在“悟”字上,洞開一面。
      李前寬導演一再強調,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繪畫,“悟”很重要。他說,“悟,是一種靈性和才情,既是對藝術規律的領悟,也是對生活體察,認識,選擇與表現的張揚。我這一輩子都在踐行著一個字——悟。悟得深淺,悟得好壞,是大不一樣的。電影是每一個鏡頭連接起來的造型藝術,繪畫藝術是和電影藝術相通的。總書記曾給中央美術學院一位老教授的信里談到了對年輕人實施美育教育的重要性。我認為,審美品位最能看出一個人的教養,美育也是國民素質提高的基本課。”
      也許,苦難帶來的藝術更有感染力。
      那是個特殊的年代,由于李導背負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患難之時,他的夫人堅定地站在了他的身旁。為了排解心中的郁悶,他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將滿腔赤誠訴諸筆端,畫了一幅馬克思的彩色肖像畫,掛在了他們溫馨的“火車臥鋪”小屋的正面墻上。他們彼此的信仰和情感息息相通。前幾年這幅畫在上海展出時,引起轟動。
      肖桂云導演是學導演的,美術造詣也很高,特別近年來,她在繪畫領域也有突出成就。她曾多次參加國內外畫展,把在大自然中觀察到的千姿百態的絢麗花朵,通過筆墨定格在紙上。同時,她還積極參與公益事業,捐畫捐款給災區和貧困山區的希望小學。
      2018年國際婦女節之際,肖桂云導演應邀參加第62屆世界婦女大會,也參加了在聯合國舉辦的“女性藝術家畫展”,她帶來了她創作的20余幅中國畫作品,主題是“百花迎春”,受到世界各國觀眾的好評。這是她五年內第二次在聯合國總部辦個展,向世界展示了中國女藝術家的風采。

【兩人同心可斷金】
愛在光影中熠熠生輝

      50年前的國慶節那天,李前寬、肖桂云兩個結為夫妻。那個年代,沒有鮮花,沒有鉆戒,沒有誓言,但牽了手就是一輩子,一不小心就白了頭。2018年,李前寬、肖桂云伉儷喜度金婚。50載婚姻,平淡是真。
      肖桂云導演說:“我與他是校園里認識的,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很陽光,不是一見傾心,更不是戀愛至上。他是粗線條的,他不會想到過什么節送你個小驚喜,送花什么的,這一概都沒有,連我什么時候過生日他都忘了!”李前寬導演笑了笑,說:“我把自己的心送給你了,有什么比這更金貴,是心貼心的一種感受。生活是越簡單越質樸越好……”
      這就是愛情。
      和愛的人走到哪,哪里都是家。當年,他們的家是一間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屋,夫妻管它叫“溫馨的’火車臥鋪’”。歲月如歌。剛剛結婚的小兩口,為追求光影之夢,分別征戰南北,常常是他剛返回長春,她卻要立即出外景。兩人常在火車站擦肩而過,為了工作,他們只好拿出一個人的工資,求人幫忙照看幼小的女兒……
      “前寬是一個很大度的男人,他什么都不管。我就老聽有朋友跟我說,看見一件貂皮大衣特別好,想買,但她愛人不讓。前寬從來不這樣,我想買什么他從來不管,只要我喜歡就可以了。當然前寬也說,‘我這輩子對不起你,我不能讓你住大房子,也沒有給你買奔馳寶馬。’他是大男人,男兒有淚不輕彈,他是輕易不流淚,可一到拍戲的時候,情緒上來,進戲很快,他老是帶著眼淚在拍戲!包括不久前我們去影院首次看修復版《開國大典》,他激動得流淚。”肖桂云導演說話時,注視她先生的眼神帶著一如既往的欣賞。
      眉間是銀河,眼中有星辰。
      愛情里最重要的就是相互扶持,不離不棄。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他們家里最值錢的“大件”是一臺縫紉機。那個時候兩個人身上穿的襯衫、棉馬甲、毛線衣,都是肖桂云導演親手編織或縫紉的。不僅如此,影片《包公賠情》《桃李梅》《佩劍將軍》等分鏡頭也都是在那個縫紉機上完成的。縫紉機的蓋子合起來權做書桌。前進的道路,雖難,卻幸好有你。
      “我也喜歡做飯,變著花樣做。我是哈爾濱長大的,十幾歲就參加市里的防汛工程,運沙、泥土,練就了一身‘硬’功夫。那時每個學期都要下鄉去參加學農勞動,一去就是半個月,掰苞米、搓苞米粒等農活我全干過……”
      忽然又想起他們夫妻的那張溫馨合影照片——患難之時,溫馨的“火車臥鋪”小屋子里的正面墻上,妻子堅定地站在他的身旁,身后就是李導畫的馬克思的肖像。也許李導繪畫的靈感就來自于馬克思說的這句話吧——“誠然,世間有許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麗。但是哪里還能找到一副容顏,它的每一個線條,甚至每一處皺紋,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強烈而美好的回憶?”
      如今,這對開辟了中國主旋律電影的先河,已在中國影壇上叱咤風云60年的銀幕伉儷,一路攜手為電影事業奮斗著,一同對理想與信念孜孜以求,彼此有同志式的關心與叮囑,也有夫妻間的情感交流,更有對新朋舊友的關照,還有對長者晚輩的親情。風雨同舟,已經走過五十載。
      “從家庭到片場,一段跌宕的劇情鉤沉;他有他的氣壯乾坤,你有你的細膩委婉;你有你的萬馬千軍,她有她的流水行云。琴瑟和鳴總會一鳴驚人,和而不同當然卓爾不群。”(央視《中國文藝》欄目經典致敬辭)
      路長情更長!李前寬、肖桂云兩位藝術家的電影夢,從拍攝電影那天已開始,沒有彼岸,也將永遠沒有終點……

其他更多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