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廣人物» 歷史鉤沉

精彩內容

      李濟是湖北鐘祥人,也是首位獲得哈佛大學人類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1926年,李濟主持發掘山西夏縣西陰村新石器時代遺址,成為第一位挖掘考古遺址的中國學者,因此被稱為“中國考古學之父”。著名考古學家張光直說:“就中國考古學而言,我們仍活在李濟時代。”

不解人類學情結
       著名考古學家夏鼐在晚年曾回憶自己的老師李濟:“回國后改行專搞中國考古學了,雖然他始終未能忘情于體質人類學。”而人類學正是李濟一切工作的出發點,他說:“我想把中國人的腦袋量清楚,和世界人類的腦袋對比。”李濟始終認為,只有用人類學方法去研究中國文化的發展及若干歷史現象,才能得到有意義的結果。
       這位懷揣著人類學情結的考古泰斗,卻是半路出家。1918年,李濟獲得官費留美資格,進入了麻省克拉克大學攻讀心理學學士。因為選修課上接觸到了人口學,李濟毫不猶豫放下心理學,改讀了人口學。那段日子里,李濟每時每刻都泡在圖書館,記錄下書中的要義和自己的思考。舞會、聯誼會這些學生們常常參與的活動,李濟一概不參加。
      因為這份執著,李濟和人類學的情緣越發深厚,進入哈佛大學攻讀人類學后,他發表的《中國的若干人類學問題》在學術界產生深刻的影響,著名哲學家羅素對這個20多歲的中國青年贊不絕口,羅素在1922年出版的《中國問題》一書中,還引用李濟文章中的數段話。
       李濟在美國學術界的聲名越來越大,他的導師希望愛徒能夠留在美國的學術機構,所以給李濟提供了優渥的待遇和科研設備。李濟沒有被這些打動,他的一顆火熱的赤子之心正被祖國召喚。1923年夏天,李濟收拾起行囊,離開了了風景如畫的查爾斯河畔,回到故鄉。這一年,他把自己的字從“受之”改為“濟之”。

維護考古主權
       回國以后,李濟受教育家張伯苓邀請,在南開大學擔任人類學、社會學兼礦科教授并兼任文科主任。在那里,他通過朋友認識了地質學家丁文江。正是因為這位熱愛考古發掘的朋友,使李濟逐漸對考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李濟與丁文江一見如故。他們都想探究中國人的始源,共同的理想讓二人無話不談。這時,河南新鄭出土了一批青銅器,丁文江知道后,立刻聯系李濟,希望他能走到考古挖掘的一線。丁文江自籌二百大洋給李濟作發掘經費。面對好友的鼎力支持,李濟非常感動。1923年秋天,李濟前往新鄭,開始了自己人生中首次小規模的考古發掘。
       當地人不肯合作,士匪常常搗亂,很多墓葬已經被盜墓者挖掘,讓李濟的發掘工作步履維艱。這番考察,李濟雖然常常有頓挫曲折之感,但依然傾盡全力,為日后考古工作打好了基礎。事后,他還寫出了研究論文《新鄭的骨》。丁文江的苦心沒有白費,李濟在新鄭的發掘,為整個中國近代考古翻開了開山之篇。
1924年,美國弗利爾美術館派考古學家卡爾·畢肖普前往中國進行考古發掘,因為久聞李濟大名,畢肖普特意邀請了李濟參與考古。因為當時中國大部分文物流失西方,李濟在回復畢肖普的信中,先提出了兩個合作條件:“一個是在中國做田野考古工作,必須與中國的學術團體合作;另一個是在中國挖掘出的古物,必須留在中國。”畢肖普非常敬佩,他回復道:“我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們絕不會讓一個愛國的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殷商文化發掘者
       1924年,甘肅廣河縣洮河西岸,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發現了齊家遺地。次年,他又在周口店發現幾枚原始人的牙齒。西方科學家的發現一次又一次鞭策著李濟。
       1926年,李濟發現了山西的西陰村遺址,因為連年奔波,體質虛弱,李濟患上了斑疹傷寒。李濟臥床不起,家人以民間偏方救治,差點讓李濟鳴呼哀哉。幸好趙元任夫人探病時及時發現,送他前往協和醫院,方才康復。在協和醫院的病床上,李濟體驗到了死而復生之感,更覺得時間寶貴。病情稍有好轉,李濟就開始籌備西陰村發掘,并向山西政府申請。當時的山西省長閻錫山沒有回復李濟,但內務署官員素聞李濟愛國之情,于是批準了挖掘申請,“發掘的是過去不知名的墓葬,所以很少引人注目,可以減少公眾反對挖墓的意見。”
       李濟在西陰村的發掘,為中國考古奠定了科學的方法,“探方法”“三點記載法”“層疊法”都與如今考古工作一脈相承。1928年至1937年,李濟主持了河南安陽殷墟發掘。殷商文化重新走到世人眼前,在《安陽發掘之回顧》一文中,李濟說:“安陽發掘所獲得的文字、青銅器、石刻,以及商朝人的骨骼等等都是相當重要的。無論在哪一方面,都把中國的歷史推早了六七百年至一千年。”
       其中,最讓李濟感到震撼的莫過于1936年發掘的“地下檔案庫”。在李濟組織的第十三次發掘過程中,他們無意中挖出堆積著數以萬計的刻字龜甲,面對著極大的庫藏量,大家不知如何挖掘,李濟當機立斷,要求對其整體挖出,避免出現破壞,之后用木箱裝好,運送到研究所再清理,可以說,他的這個決定,對保護1.7萬片殷商刻字龜甲起到了重要作用,這古老的文字為殷商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史料。美國學者羅杰斯不吝贊美之詞,將李濟的殷墟考古比作特洛伊遺址的發掘,“二者都把傳說變成了現實。”
       1979年,李濟去世后,人們發現,盡管他一生發掘、保管文物無數,可遺物里面卻沒有一件古董,只有兩三件仿藝術品而已。
據《莫愁時代人物》姜雯議/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