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廣人物» 視覺影視

精彩內容

 

那是2011年初,我剛拍完HBO新劇《權力的游戲》第一季,該劇是以喬治·馬丁的小說《冰與火之歌》為基礎改編創作的。我那時幾乎沒有什么演藝經歷,卻被安排飾演丹妮莉絲·坦格利安,這個角色還有“龍媽”的稱謂。第一季殺青后一周,我就投身于劇集的宣傳和首映等事宜。興奮之余,我沒有成就感,卻擔心被關注,擔心自己對演藝行業知之甚少,擔心演得不好。

自己腦子出問題了
      為了緩解壓力,我開始在一名教練的指導下健身。2011年2月11日上午,在倫敦北部克朗奇區的一家健身房更衣室里,我換衣服時忽然感到頭疼得厲害,渾身無力,連鞋子都幾乎穿不好。開始健身后,我強忍不適,做完了最初的幾組練習。
      接下來教練讓我做平板支撐,可我剛一擺好姿勢,就覺得腦袋上仿佛箍了一條橡皮筋,拼命地往里擠壓著,疼得我實在受不了,就跟教練說要休息一下。然后,我幾乎是爬著回了更衣室。我來到洗手間里,跪在地上,不適感加劇襲來。與此同時,頭部的疼痛——刺痛、刀割一般的痛、擠壓一般的痛——愈加厲害。我意識到,自己的腦子出問題了。
      醫生給我做了腦部的核磁共振掃描后,不祥的結果很快出來了:蛛網膜下腔出血。這是一種由于血液流入大腦周圍空間導致的中風,可危及生命。出血則是因為我體內有一顆動脈瘤發生了破裂。后來我才得知,大約三分之一的蛛網膜下腔出血病人會立即或不久后喪命。即便僥幸沒死,也必須馬上接受手術,不然極有可能再次出血。但即使動手術也不能保證把人救回來。我被告知要在手術單上簽字。腦部手術?那么多工作在等著我,我可沒時間動手術。不過最終我還是答應簽字,然后就陷入了昏迷。接下來的3個小時,醫生為我實施了手術。這不是我最后一次接受手術,也不是最壞的一次。我那時才24歲。

我一度得了失語癥
      我接受的第一次手術是微創手術,沒有開顱。醫生運用了一種名為“血管內栓塞”的技術,將一根金屬導絲從我的腹股溝插入股動脈內,導絲一路向上進入腦血管,對破裂的動脈瘤進行封堵。
      手術進行了兩個小時。醒來后,我感到疼痛難忍,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而且不能四處看,因為喉嚨里還插著管子。我口干舌燥又惡心作嘔。醫生把我轉到了重癥監護室,4天后他們告訴我,要對我密切觀察兩個星期,如果這段時間內沒有什么并發癥,那么我康復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度過那個關鍵期之后的某天晚上,一名護士叫醒了我,這是一系列認知練習的一部分。她問我:“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全名是艾米莉亞·伊澤貝爾·尤菲米婭·羅斯·克拉克,但當時我根本想不起來,而是說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這讓我頓時恐慌起來。我之前從未體驗過這樣深刻的恐懼,就像末日來臨。我是個演員,我需要記住臺詞,可現在我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
      我得了失語癥,此癥源自腦部受損,只能含混不清地說一些沒來由的話。媽媽費盡口舌,要我相信自己的意識到是清醒的。我明白媽媽是在安慰我,心緒最差的時候甚至一度想要拔管子。演員工作以表達和溝通為主,沒有這些,我還不如死了算了。我又被送回了重癥監護室,一周后失語癥好轉,我能說話、能想起自己的全名了。住院一個月后,我出院回家了。泡個熱水澡,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甭提多爽了。又過了幾個星期,我投入《權力的游戲》第二季的拍攝中。

帶病拍完這部系列劇
      在杜布羅夫尼克拍攝第二季的頭一天,我反復給自己打氣:“我很好,我才20多歲,我很好。”我全力投入工作,沒有缺席第二季的任何一場拍攝,但是表現得很掙扎。第二季是我演得最爛的一季。
      拍完第三季后,我在2013年又接演了百老匯戲劇版的《蒂凡尼的早餐》。在紐約為該劇忙活的那段時間里,我抽空做了一次腦部掃描——現在我要定期做,結果顯示,我腦部另一側那顆小點兒的動脈瘤已經長大了一倍,醫生說必須動手術,并承諾這次的手術會比上次簡單。不久,我就住進了曼哈頓某醫院裝修得很娘的一間單人病房里,爸媽也趕來了。“兩小時后見。”媽媽說。隨后我被推進了手術室,金屬導線再一次從我的股動脈開啟旅程,直抵腦部。然而手術失敗了。我從劇痛中醒來,尖叫著,醫生說我出血很多,如果不馬上再次實施手術,我活下來的機會渺茫。而且這次手術是傳統的開顱術。
      第二次手術的恢復比第一次更加痛苦,我看上去像是經歷了一場戰爭,這場戰爭比丹妮莉絲經歷過的任何一場都要殘酷。因為這場手術,我的腦子里往外出水,一小塊頭骨被用鈦補上。現如今你們看不到那條從我的頭皮直到耳朵的疤痕,不過在手術之初它很明顯。而最讓我擔心的是認知能力或感知能力的喪失。
      我再次住院一個月,其間一度希望全失,備受焦慮和恐慌摧殘。我從小就被教育不要抱怨上天不公,被教導總有人比自己更不幸,但經歷了兩次手術后,我對生活的信心全沒了,只剩下一具軀殼。 
      事情過去了這么多年,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所有真相,請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并非孤例,還有無數人比我的結局更慘。如今,隨著“權游”步入尾聲,我很欣慰,也很幸運。我很開心能夠看到這部劇的大結局,無論將來發生什么,我也很高興能看到一個新的開始。
邢大軍據《海外文摘》張文智/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