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廣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內容

 

      故宮修表師、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亓昊楠,今天和觀眾分享他在故宮修表的故事。2016年,三集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在央視播出,讓不少人認識了故宮修表師王津和他的徒弟亓昊楠,也讓“文物醫生”成為不少年輕人向往的職業。就在晚上的沙龍上,一位穿著廣州美術中學校服的女學生特別興奮地問亓昊楠:“我是學美術的,能不能當文物醫生?”可惜亓昊楠只回答說:“只要預約,一起在故宮合個影是可以的。”

修表技藝曾傳男不傳女
      亓昊楠告訴記者,以前,宮廷里的修表師主要分三類人。第一類是西洋傳教士,紫禁城里專門設立了做鐘處,聚集了一批技術精湛的工匠,專門承接皇帝下達的做鐘任務,這些外國來的傳教士是鐘表的設計人員,也是加工的技術指導;第二類人是匠役,匠役分南匠、北匠,南匠指廣東、福建、浙江、江蘇等省的工匠,北匠主要是北京的工匠,他們都是做鐘處的技術骨干;第三類人則是做鐘太監,是制鐘處的基本勞動力,從事制鐘的具體活計。
      隨著時代更迭,會修故宮鐘表的匠人越來越少,“傳承人主要是工匠家的孩子,傳男不傳女,但因為修表辛苦,做得不好還有可能被推出午門斬首,所以清朝滅亡以后,只留下一位徐文磷先生會做鐘,是我們古鐘表修復國家非遺的第一代傳人”。
       “我的師傅是王津,在故宮修了40多年鐘表,當時因為人手少,所以退休后還被返聘回來,繼續修表。”他說,修鐘表一直是一個冷門且辛苦的職業,“我當時選擇這一行也就是想學一門手藝,我之前師傅也收了兩個徒弟,但都因為辛苦,沒干多久就走了,我就是想著學這一行將來餓不死,所以就堅持了下來。”
      他介紹,以前皇帝癡迷鐘表,因為它們在當時屬于“高科技產品”,鐘表會“變魔術”。亓昊楠向記者展示了很多他們修復好的鐘表,有些鐘表上是一個塔,每到準點報時的時候,這個塔就會隨著鐘點升降;還有個鐘表上有個會抽煙的小人,只要準點報時,這個小人就會抽煙,不但會把煙吸進“肚子”,過一會兒還會把煙吐出來。這些神奇的鐘表,引得在場觀眾嘖嘖稱奇。

故宮鐘表是修不完的
      亓昊楠介紹,目前全故宮有1500余件各式各樣的鐘表,不少鐘表之前因為儲存條件的原因,他和師傅們加班加點,至今仍然有兩三百件鐘表有待修復。
        “實際上,故宮的鐘表是修不完的,因為鐘表要展覽,還要定期維護,并不是修完這剩下的兩三百件鐘表,我們就失業了,整個故宮鐘表的修復是循環進行的。我拿的是‘鐵飯碗’,大家不用為我擔心。”他說,修鐘表是一件枯燥而辛苦的工作,修復時需要拆裝外殼和機芯,按傳統的先后操作程序,逐步拆卸、精心施工。由于機芯銹蝕嚴重,有的零件銹死無法分離,必須要用煤油浸泡一段時間,然后再分離,清洗外殼和機芯,尤其是擺尖、齒輪、孔眼等地方一定要清洗到位,否則再組裝時,就會影響鐘表的正常使用。
      “我師父以前都是徒手在煤油里擰零件,因為帶手套會影響手感,損壞零件,這也讓師父手上的皮膚受到了傷害,他雙手有皮炎,還有黑點。”他說,如今故宮已經引進了一些先進的設備,代替人手清洗零件,這種“工傷”也漸漸得以避免。

出名后求學的人絡繹不絕
      亓昊楠還向記者介紹,自從《我在故宮修文物》走紅以后,王津和他都出了名,修鐘表再也不是當初的冷門行當。去年,王津還獲得了美國休斯敦電影節的一個獎項:“單院長當時特地問我師父,‘你演什么了?’我師父回答說,‘我就是本色出演一下我的工作,就得了一個大獎’。”
      亓昊楠說,2016年紀錄片播出之后,王津突然就收了三個徒弟,其中一個還是芬蘭的海歸女博士,本來她都準備在國外定居了,但因為看到紀錄片,選擇留在故宮修表。“有一次我特別好奇地問她,為什么留在中國修鐘表啊?她就回答了我兩個字——‘情懷’。我想可能還是她不差錢吧。”
      如今,作為古鐘表修復國家非遺第四代傳承人的亓昊楠也收了兩個徒弟,有了第五代傳承人后,亓昊楠表示,現在想來當“文物醫生”的人已經多到絡繹不絕了。據《廣州日報》武威  文圖 整理

其他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