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圈內新聞» 獨家專訪

朱一龍:我對表演并不是一見鐘情

——

作者:獨家專訪 □ 記者 劉穎  來源:  時間:2019-06-17

 

       正在東方衛視熱播的電視劇《我的真朋友》以房產為媒,圍繞一群年輕人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感知家庭冷暖、實現自我成長的故事展開。不僅劇中角色收獲了不同程度的自我成長與蛻變,幾位主要演員也感慨頗多。朱一龍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就表示:“我們這代年輕人一直在為家、為了房子奔波,其實真的是有親人的地方就是家,還是陪伴自己的家人更重要。”

開始演設計師很不自信
       劇中,朱一龍飾演的井然是一名國際知名建筑設計師。他從小跟著母親一起生活,大學畢業后赴意大利留學并在當地工作,憑借著出眾的能力,30歲便在意大利的建筑設計領域占據了一席之地。這樣一個聽起來有些懸浮的“人設”,卻多次被朱一龍描述為“在劇中負責家庭倫理部分”。果然,劇集播出后,性格沉穩內斂的井然與患有老年抑郁癥的母親(許娣飾)之間,從疏離到理解再到親密的母子關系和相處方式,立刻引起觀眾的熱議。
       對于井然這個角色,朱一龍有著自己的看法。“井然的原生家庭比較特殊,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此后一段時間,母親對生活一度非常消極。那時還是一個孩子的井然一直陪伴著母親,幫她度過那段痛苦的時期。母親重新振作之后,決心不僅要讓自己變得堅強,還要把井然培養成一個她想象中的強大的人,所以不斷地讓他去學習,讓他去變得更強,無形中也給他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在他看來,井然成熟懂事得很早,他在整個學習和工作的過程中,一直都很堅定、努力,沒有雜念,他希望自己可以照顧好母親,承擔起整個家庭的責任。與此同時,原生家庭的缺陷在井然身上也有一定的體現。
       此前,朱一龍并沒有出演過建筑設計師,因此開始他也多少有點不自信。“一開始,我真的覺得挺困難的,因為我身邊沒有像井然這樣的朋友,他在我腦海里沒有一個具體的形象。我不知道該怎么去塑造。包括剛開始定妝的時候,我也總是找不到感覺。逐漸開拍了一段日子,我看一些綜藝,里面有全世界最優秀設計師的作品,其中有個設計師裝修一個小房子,特別溫暖,并兼具多功能性。我覺得從那一刻起,井然在我腦海中就出現了。”

家和家人對我都很重要
       《我的真朋友》聚焦真實社會房產話題和中國傳統“家文化”,之所以選擇房產中介作為切入點,編劇梅英菊解釋道:“中介是一個萬花筒,能夠讓千家萬戶的故事進入到其中。”她每次觀看片花都幾欲落淚:“想呈現給觀眾一個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故事,希望看到這個劇的朋友,都能夠在人物身上找到共鳴,得到積極向上的力量。”
       對此,朱一龍也表示很有同感:“劇中的每個故事都特別感人,我覺得我們這代年輕人一直在為家,為了房子去奔波,其實真的是有親人的地方就是家,還是陪伴自己的家人更重要。”
       每個人都有一個關于家、關于愛的故事,朱一龍也不例外。“家和家人對我來說,記憶最深刻的是小時候在武漢,家里親戚很多,周圍鄰居也很熟絡,在小時候的那棟房子里,住著姥姥、姥爺和爸爸媽媽。雖然記不太清有什么具體的故事了,但那時的溫馨一直記得。”
       從小生長在普通家庭的朱一龍坦言,自己對于表演并不是一見鐘情。“我并不是從小就特別熱愛表演。男孩兒開竅比較晚,高考前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就被家人安排去考電影學院,后來非常幸運地考上了。剛開始學表演的時候,我也不是因為對表演感興趣,而是不想在一個團體里輸給別人,所以我拼命地去寫劇本、編小品、排練。后來在這個過程中,我才慢慢對表演產生了興趣。在學校期間,我看了很多很優秀的電影,驚嘆于那些真正好的作品和表演,被它們所打動。如果要說初心,就是我也想做到那樣。”

“我現在還談不上成為榜樣”
       在演員的路上,朱一龍走了十年。在十年的這個節點,他成了許多人口中或心中“向往的樣子”——不是量化的名和利,而是堅持和隨之而來的收獲。對于十年的艱辛付出,朱一龍并不感到遺憾。“其實還好。我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復雜,想多了就會容易陷入某種糾結當中。想簡單一點,你現在所處的狀態,一定是好的。既然現在你有這么多選擇和機會,那你就去拼一下,看能拼成什么樣。拼不了再說,對吧?”
       十年艱辛換來了今天的成績,朱一龍表示未來還有很多路要走。“其實我覺得現在談影響力或者榜樣,對我來說還沒到時候。現在只是有一些人喜歡你,但大家并沒有真正地了解你,你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去影響大家,因為我自己的世界觀也還在形成的過程中。在現在這個階段,我還是得拼作品,不斷地豐富自己。只有先把本職工作做到夠好,才能去談你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如果你長期沒有好的作品,不能得到觀眾的認可,連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做不好,那何談影響力。”
       一年前的朱一龍,恐怕不會想到,自己能在今年5月受邀登上戛納的紅毯。這一年的經歷對他來說,是而立之年的一份巨大禮物——短短幾個月,他收獲了萬千粉絲的喜愛。而對他來說,最珍貴的或許是他的表演被更多的人看到、認可。他表示,這次去戛納很有感觸。”我希望世界能更多地看到中國電影,也希望自己能拍出好的電影,在更大的國際舞臺上展現給更多的人看。“

其他更多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