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圈內新聞» 評論員專欄

莫把富礦當貧礦 —— 論兒童影視劇的缺位

——

作者:夏茂平  來源:  時間:2019-06-10

今年六一,影院排片最多的是《哥斯拉2:怪獸之王》,其次是《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等,而國產動畫片只有《潛艇總動員:外星寶貝計劃》,而電視劇方面,如果想看專門適合孩子的兒童電視劇,似乎難以找到。
曾經,我們的兒童時代,看過電影《閃閃的紅星》《自古英雄出少年》《霹靂貝貝》,也看過電視劇《親親我老師》《少年特工》《我要做好孩子》《芝麻開門》《女生賈梅》。那時候的六一,進影院看一部國產兒童電影,是標配。但是現在,國產兒童影視“缺位”,孩子們的童年,除了動畫片外,缺少了反映現實的影視劇作品,缺少活生生的和孩子們相似的角色,如《我要做好孩子》中為做“好孩子”而“努力”和“抗爭”的小學六年級學生金玲,如電影《我的九月》中為參加亞運會開幕式表演而奮斗的小學四年級學生安建軍,如《女生賈梅》中的賈梅,這些形象,才能感染兒童,打動他們,成為他們的朋友。但是,我們似乎已經久違了這些形象。
所謂“缺位”是指作為影視劇中的一個門類,兒童影視這些年發展不充分,也是指兒童影視作品數量不多,影響力不大,題材不新缺乏想象力,甚至讓人忽視了還有這樣一個門類。
針對兒童題材電影面臨的票房問題,相關部門已經出臺一系列促進政策,設立兒童電影資助基金和兒童電影獎項,打造一批少兒電視頻道,目前已經有所起色。比如今年六一,首都之星藝術影廳聯盟推出“優秀兒童題材電影展映”活動。6月1日至16日,觀眾將在“首藝聯”旗下20余家商業影院欣賞到《蜻蜓少年》《米花之味》等四部近兩年的優秀兒童題材電影。但是,“首藝聯”院線畢竟有限,常規院線還是看不到這四部作品。而也只有在常規院線中能占據一席之地,具有商業價值,才能顯示出兒童題材電影有所突破。
有人說,兒童題材影視劇缺少票房,不具有收視率,是貧礦。這個結論是偏頗的,兒童題材其實不是貧礦,而是富礦。從其他方面來講,目前針對“兒童、學生”的商業紅紅火火,比如紅火的兒童教育。同樣,兒童文學的表現也很傲人,在2018第12屆作家榜主榜上,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楊紅櫻以4100萬元人民幣的版稅收入當上榜首,鄭淵潔以2100萬元的版稅名列第三,曹文軒以1400萬元名列第八,寫科幻小說的劉慈欣排在第9位,可見兒童文學作家的影響力。《女生日記》《男生日記》是楊紅櫻的代表作,展示了中國當代少年成長的快樂和煩惱,影響了無數的少男少女。如果說這些作家的文學作品能受到孩子的喜歡,那么,孩子們也一定會歡迎兒童影視劇,兒童影視劇也大有可為。
兒童題材是富礦,但也不是舉手就能挖掘發財的富礦,就看你要怎么挖,歸根結底,還是要在創作上,在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上下功夫。首先要傳遞真善美,給孩子一顆愛心。不要強行灌輸,而是要循循善誘,用孩子的視角用朋友的視角講好兒童故事。第二,創作要有一顆童心。首先兒童影視劇不是商業劇,創作出發點不是掙錢,而是進入孩子的世界,體會他們的生活,反映他們的生活,保留孩子的童趣,摒棄成人化的東西。第三,有奇特的創意。還記得當年的《霹靂貝貝》嗎?當年全球興起了特異功能熱和UFO熱,于是時任中國兒童電影制片廠文學部主任的張之路先生靈機一動,創作了兒童科幻片《霹靂貝貝》,片中帶電的小男孩貝貝贏得了無數小觀眾的喜愛。可見,兒童影視劇找好角度,這個富礦就挖到了位。此外,在如今互聯網發達的時代,兒童影視劇也應該緊跟時代進行創作,才能贏得觀眾的喜歡。
今年,《流浪地球》開啟了我國科幻片的新篇章,這也說明只要努力創作,終將會有所收獲。也期望著未來,出現如《流浪地球》般影響巨大、票房收視飄紅的兒童影視劇,把富礦挖出來。只有這樣,六一時,兒童節過得才更帶勁。

 

其他更多文章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