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劇透慎點» 麥香

36集連續劇

麥香

傅晶、高雅軒、王雯澤、趙雅莉

簡介

麥香是江南水鄉長大的姑娘,因為出生在一個軍人世家,對軍人之榮譽有著特殊的感情和追求,以至于作為談婚論嫁的一個條件。不料青梅竹馬的戀人云寬突然復員,兩家人又有宿怨,導致麥香和云寬的感情沒有結成正果。麥香與參軍的金天來結了婚…

第1集

1980年夏,江南小鎮落雁灘最優秀的姑娘麥香招親,條件是軍人。麥香中意的戀人是云寬,她設置招親的條件,就是為云寬量身定制的。云寬突然退伍回家,讓麥香非常被動,麥香為了自己和云寬能夠在一起,費盡了心思,其原因,還要追溯到父輩。麥香的父親麥子黃和云寬的父親云旺山,早年一起當兵,是最好的兄弟。云寬和麥香從小就是娃娃親,但是后來因為一些事情,云旺山和退伍后做書記的麥子黃產生了矛盾。云寬和麥香各自做自己父母的工作,但是工作不好做。此時正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不久,村支書柳乾坤希望云寬能夠來村委會工作。在部隊磨煉許久的云寬眼光長遠,立志不依靠國家,不給組織添麻煩,扎根農村搞建設,同意柳乾坤的建議,去村委會上班,并希望帶領父老鄉親致富,讓柳乾坤非常欣慰。云寬退伍,一方面要張羅下一步工作,另一方面也要解決和麥香的感情,固執已見的父親云旺山,愛慕云寬,想拆散云寬和麥香的初中同學陶二蘭,這一切都讓云寬和麥香的感情充滿變數和曲折。

第2集

麥子黃知道了麥香和云寬的事情,對麥香背著父母和云寬談戀愛的事情非常生氣。另一方面,陶希妹也向麥香母親劉琴寶挑明,自己愿意撮合兒子天來和麥香的婚姻,劉琴寶和麥子黃也中意為人誠懇的天來,但是麥香覺得就是沒人考慮過她的感受,心情糟糕透頂。陶二蘭暗示云寬,天來已經去麥香家提親,云寬質問天來為什么挖他墻角,天來知道這個事情是自己母親自己做主干的,不愿意讓自己夾在云寬和麥香之間,就和母親陶希妹說自己不愿意,但是陶二蘭卻在中間百般慫恿,陶希妹也看出來二蘭是把心思花在云寬身上了。受不了父母壓力的麥香要求云寬直接找麥子黃談判,云寬戰戰兢兢地來到麥家談和麥香的婚事,麥子黃提出只要旺山同意,此事可以繼續談,要求云寬三天之內做好旺山工作,但是旺山把云寬和麥香的事情看作是對云家和自己的侮辱,粗暴地拒絕。

第3集

云寬拿出軍人敢打敢拼的精神,繼續和柳乾坤推動土地承包的事情,柳乾坤有些顧慮,云寬卻愿意一力推動此事,體現了軍人的擔當。麥子黃經過一些思考,認為時代不同,婚姻戀愛自由,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痛苦,決定讓步,不再干涉麥香和云寬的事情,云寬和麥香都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云旺山卻依舊執拗,甚至在鄉親們面前說下一些難聽的話,讓素來重視顏面尊嚴的麥子黃憤怒不已,再次改變主意,不同意麥香再和云寬在一起。麥香一方面憤恨父親的阻撓,另一方面也惱火云旺山羞辱麥家尊嚴。麥香去找云寬,卻碰上云寬和云旺山針尖對麥芒的爭吵。麥香質問云旺山為何要羞辱自己的父親,云旺山則直接向麥香表明云寬和她的婚事絕不可能。云寬知道事情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兩人決定私奔,但是云旺山不惜以死相逼,劉琴寶則對麥子黃和云旺山恩怨糾葛對麥香和自己的傷害表達了委屈和傷心,面對妻女的眼淚,麥子黃有苦說不出。陶二蘭趁虛而入,博得了云旺山的信任,云寬對二蘭的行為非常痛恨。

第4集

麥子黃到底心疼麥香,決定自己讓一步,親自出面和云旺山談一次。但是無論麥子黃怎么讓步,云旺山都不同意,兩人越談越僵,再次將當年兩人的陳年舊事拿出來說,麥香擔心父親,也來到云家,看到了兩人撕破臉的一幕。麥子黃走后,云旺山痛哭流涕地和云寬、云哲兩兄弟講述了當年的故事,他為了家人的事情,一時糊涂犯了錯誤,挪用了糧票,被堅持原則的麥子黃告發給上級。到了現在,云旺山執拗地認為麥子黃是利用自己的閨女麥香來拐走云寬,這是對他一次比一次深的羞辱,無論如何旺山都不能答應。父輩的恩怨還是落到了麥香和云寬身上,兩人開始為了父親各自的尊嚴吵架,云寬提出了分手,麥香痛苦不堪。脾氣倔強、怨恨麥子黃一輩子的云旺山以自己的生命要挾云寬放棄麥香,娶陶二蘭,痛苦的云寬只好答應。云寬為了父親接受了陶二蘭,麥香沒有等來云寬的解釋,傷心欲絕,作為云寬最好的朋友,天來責罵云寬沒有擔當,云寬愧對麥香,逃避了一切,做了感情的逃兵。麥子黃去縣里開會,落實聯產責任承包的事情,結果在路上遭遇車禍,被天來送去醫院。

第5集

麥子黃臨終前,希望麥香可以和天來走到一起,為了父親的遺愿,麥香答應了麥子黃的請求。麥子黃死了,麥香感到自己的天塌了。一直以來和麥子黃作對的旺山也失去了自己的對手,精氣神一下子就沒有了。堅強的麥香在母親的陪伴下來到陶希妹家,正式和天來定親,雙方父母約定,等天來復員回家就結婚。麥香和天來訂婚的事情讓云寬無法釋懷,他告訴柳乾坤自己后悔了,但是柳乾坤告訴天來,世界上沒后悔藥可以吃。陶二蘭越來越不受云寬待見,隨著天來入伍,麥香和母親劉琴寶相互扶持,拉扯麥田和麥收。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落雁灘,鄉里也有做生意的,麥香為了補貼家用,自己去鄉里賣雞蛋,麥香看到了云寬和陶二蘭走到了一起。云寬有意和麥香說話,但是心中的愧疚讓他不知道如何去做,陶二蘭善妒、潑辣的性格讓她不放過任何一個顯擺她和云寬已經訂婚的機會,這引起了云寬的反感。一天晚上,麥田生病,云寬正好遇上,幫助麥香把麥田送到了醫院治病,云寬這才有了和麥香說話的機會,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已經不是戀人。陶二蘭看到云寬和麥香接觸,大吵大鬧,讓云寬忍無可忍,兩人關系極為緊張,云寬甚至想去陶二蘭家退婚。陶二蘭在母親的指點下試圖和云寬和解,而云旺山也告誡云寬,不要再想著麥香。

第6集

看著曾經的戀人麥香,后悔的心理不斷吞噬著云寬,云寬利用承包土地的機會接近麥香,又利用渡口見面的機會,和麥香說話,而不斷被云寬冷落的陶二蘭終于感覺到了危機。隨著土地承包政策在落雁灘的推進,云寬一方面把精力投到工作上,另一方面也希望能有機會和麥香多見面。借著云寬去廣州買化肥的機會,陶二蘭逼問云寬何時結婚,但是云寬還是敷衍。陶二蘭危機感很重,在自己大姐大蘭的慫恿下,陶二蘭想出了一個土辦法,她把自己的嫁妝運到云家,裝扮了“婚房”,向云旺山和云哲施壓,還向麥香撒謊說自己已經有了云寬的孩子。云寬在廣州見到天來,向天來訴說自己對麥香無法忘懷的感情,但是,同樣愛著麥香的天來則警告云寬,麥香不是被交易的籌碼,他不會放手,讓云寬死了這條心。云寬得不到結果,再次向麥香表白心跡,麥香聽信了陶二蘭的話,對云寬見異思遷表示了鄙視。云寬所有的不滿終于爆發,和陶二蘭攤牌,要求退婚,陶二蘭用云旺山做靠山,逼迫云家表態,一定要嫁給云寬,云寬則鐵了心的要退婚,即使柳乾坤勸慰也沒有用,但是一個光榮退伍的軍人,還是村委會副主任,現在要退婚,這需要承受多大的代價,柳乾坤希望云寬想好了再做決定。

第7集

云寬鐵了心的要退婚。柳乾坤則找到云旺山,分析云寬的心理,告誡云旺山不要把云寬逼急了。柳乾坤非常器重云寬,隨著聯產責任承包制度的推行,云寬作為退伍軍人的執行力和工作能力,讓柳乾坤非常中意。柳乾坤的告誡,加之麥子黃的死,讓云旺山不再執拗,可是陶二蘭以終生幸福逼迫云家,到底該怎么處理,也是麻煩。這時候花嬸跑來支招,提議讓云哲娶陶二蘭,云旺山心動了。陶二蘭逼婚的事情讓陶希妹、大蘭、云寬、翠姑都非常反感,身邊人的批評讓陶二蘭有些后悔,她又找到麥香,希望麥香出面幫她和云寬說和,但是麥香鐵了心的不再摻和任何和云寬有關系的事情。旺山把云哲娶陶二蘭的事情一說,云寬不支持,但是云哲反而樂意。陶二蘭惱怒之下心灰意冷,同意和云哲的婚事,陶二蘭以嫂子的身份和云寬天天一個屋檐下生活,云寬十分不適應,再加上麥香和天來書信電話往來不斷,生活有勁頭,云寬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云哲和云寬喝悶酒,云哲發泄陶二蘭看不上自己的悶氣,云寬則對自己的無能悔恨,兩人都喝醉了。

第8集

二蘭和云哲還是磕磕絆絆的相處下來。天來提干了,按照約定,準備回鄉成親。深明大義的陶希妹并不在意天來入贅給麥家,反而力排眾議給麥家送來家具置辦婚禮。天來回家成親之前,得到了麥子黃生前戰友、老領導廖永輝的祝福。隨著婚期的臨近,麥香的親人好友還有父老鄉親都幫助麥香籌辦婚禮,落雁灘最好的女兒就要出嫁,鄉親們都來幫忙。天來回鄉了,和麥香領了結婚證,在親友的祝福下,兩人在甌江上舉辦了一個非常具有麗水落雁灘特色的婚禮,夫妻恩愛舉案齊眉,云寬決定將麥香的事情翻過去。旺山看到麥香結婚,原本和云寬是一對的人兒硬生生被自己拆散,心情郁悶之下到麥子黃墳前痛哭懺悔。

第9集

天來和麥香成婚之后,夫妻恩愛。天來以軍人身份入贅麥家,劉琴寶感嘆麥家這個軍人榮譽的身份有了傳承。知道麥家重視軍人榮譽,天來就給麥香準備了一套無領章的女兵服,被麥香視若珍寶。陶希妹心疼麥家男勞力少,提出幫助麥香種地的事情,麥香識大體,說話做事公平公正,博得了天來一家人的認可,很快融入到了天來家人中間。短短的婚假結束,天來重新回到部隊,云寬看到麥香辛苦的種地非常心疼,悄悄幫助麥香種地,結果被陶二蘭看到,云寬提出分家。麥香懷孕,家人非常高興,麥香給天來報喜。隨著落雁灘做生意的機會變多,落后的道路和渡口設施嚴重制約落雁灘發展,云寬和柳乾坤決定先由村委會出面,組織基礎設施建設,云寬起到了致富先進帶頭人的作用。云寬用自己的積蓄購買了一棟老房子,發動朋友一起搞裝修,在裝修過程中,云寬萌生在落雁灘辦磚廠的點子,得到柳乾坤認可。因為要到外地拉磚,云寬自己駕運輸車輛出行,楊橋一個叫做楊大寶的人酒后駕車,撞在云寬車上死了。雖然責任不在云寬這里,但是當過兵有思想覺悟的云寬堅持要賠償,無論楊家的人怎么指責云寬,云寬都沒有怨言地接受。還是楊大寶的遺孀阿蓮看過責任認定書之后,知道錯誤不在云寬這里,替云寬解圍,讓家人不要再無理取鬧的要求賠償。

第10集

云寬因為遭遇車禍的事情,一來二去和阿蓮變得熟悉,云寬發現阿蓮和他是中學同學,阿蓮慢慢發現云寬身上有擔當、有責任感的氣質,對云寬有了好感。云寬堅持要賠償阿蓮,不得已挪用了蓋房子的錢,自己修建房屋的工作被迫擱淺。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推進,云寬審時度勢,大膽開拓,和柳乾坤搭檔,為落雁灘做了不少好事,修了新的棧橋碼頭,置辦了新的渡船,讓落雁灘百姓生活更加幸福。時間到了1986年,麥香的女兒金鳳已經三歲,麥家日子雖然艱苦,但是家人和睦幸福。廖永輝復員轉業,調去鄉里當書記,特意來看望麥香一家。麥香帶著女兒去部隊探親。火車上,一直為軍人家庭自豪的麥香,為乘車的解放軍戰士購買午飯,被全車人稱贊。云寬向阿蓮挑明了關系,決定娶阿蓮,阿蓮點頭同意。云寬要娶阿蓮的事情,旺山很上勁,他的倔脾氣給云寬造成了很大傷害,這次旺山非常支持云寬,甚至自掏腰包給云寬置辦家具,也力排眾議,平息了陶二蘭的各種意見。麥香到達車站,火車上接受過麥香幫助的戰士們列隊向軍嫂麥香敬禮,麥香深深地被部隊的氣氛感動。天來服役的部隊在廣東,麥香從這里感受到了改革開放最前沿的氣氛,大受鼓舞。在連隊,麥香結識了同樣來部隊探親的營教導員的妻子梅芳。

第11集

阿蓮籌備婚禮得到了旺山和陶二蘭的幫助。梅芳帶著麥香去廣東韶關參觀她創辦的養豬場和飼料廠,梅芳大姐敢于創業、敢于拼搏的精神讓麥香欽佩不已,麥香決定向梅芳大姐學習,回到落雁灘之后也要做一番事業,天來支持麥香的決定。麥香在部隊上勤勞能干,到部隊的炊事班幫廚,還幫助有心事的戰士陳阿水解決心理問題,戰士們都很喜愛麥香。劉琴寶年紀大了,突發心梗,麥香不得不提前回來。回到落雁灘當天,麥香就看到了阿蓮和云寬的婚禮,麥香為云寬找到自己的幸福感到高興。阿蓮很愛云寬,將自己的大兒子改姓云,起名云飛。麥香再次懷孕,家人正高興的時候,遇到云飛闌尾炎發作,麥香搖船送孩子去縣醫院,風寒勞累之下小產,甚至落下病根不能再懷孕,不放心家里事情的天到到醫院得知麥香具體病情,遷怒云寬,云寬后悔不已,阿蓮更是愧疚萬分。

第12集

天來再次回部隊,希望自己的兄弟天星好好照顧麥香。劉琴寶重病發作,云寬把劉琴寶送去醫院。馮鎖子想找麥香合作辦磚廠,被麥香拒絕了。云寬抽空幫助麥香做農活,麥香為了避免風言風語,婉言拒絕云寬,讓云寬以后不要再過來幫忙。劉琴寶腦溢血去世,親人悲痛萬分,麥香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麥家撐起來。1996年,麥香幫助村里購買化肥,在村委會工作也得心應手,麥香的干勁得到了云寬和柳乾坤的一致敬佩。廖永輝也對麥香堅持軍人家屬榮譽非常佩服。麥田和麥收長大之后都知道麥家的光榮傳統,立志參軍報國,傳承麥家榮譽,對此麥香非常欣慰。自從劉琴寶逝世之后,麥香穿上了沒有肩章的軍裝,含辛茹苦打理家庭農活,把麥田和麥收拉扯大,還有自己的女兒金鳳,麥家新一代都被麥香培養成了品學兼優的好孩子。與麥田和麥收相反,云寬和阿蓮的兒子云飛則無心學習,一心想著外出闖蕩。金振江突然中風,天來有意轉業回家照顧親人,被麥香和金振江批評,親人都希望天來在部隊上好好干,為國家建功立業,為落雁灘爭光。

第13集

天來和麥香討論轉業的事情,麥香依舊勸慰天來要在部隊好好干,延續麥家的榮譽。阿蓮得了病,查出來是癌癥,云寬非常自責,認為是自己沒有照顧好阿蓮。麥香親自撐船把重病的阿蓮送到醫院,阿蓮病情嚴重需要做手術,但是成功概率只有一半,阿蓮重病期間云飛四處游蕩,麥香親自去臺球館把云飛找了回來。阿蓮不愿意做手術,只希望能好好陪陪家人。云飛和云寬怎么勸說都不行,云飛向麥香下跪,求麥香姨想辦法。在麥香的勸說下,阿蓮同意做手術,旺山心疼兒子兒媳婦,想盡辦法籌措手術費,云哲偷偷留下私房錢交給了自己哥哥。阿蓮鼓起勇氣進行手術,阿蓮告訴云寬,自己之所以愿意做手術賭一把,就是希望自己能夠好了之后給云寬留下一男半女,也算是對得起云寬對她的好。阿蓮手術失敗了,臨終前,阿蓮希望云飛好好聽云寬的話,好好做人。

第14集

云飛不愿意留在落雁灘這個傷心地,決定進城闖蕩。云寬則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沖淡阿蓮病逝的傷痛。廖永輝在縣委工作會議上傳達鄉鎮企業的精神,號召所有的黨員干部解放思想,開拓新的致富路。廖永輝秉承軍人敢打敢拼的精神,希望全鄉好好想辦法,讓老百姓的致富路走得更快。馮鎖子帶著名為胡耀民的老板來到落雁灘,籌辦磚廠。從縣里得到新工作精神的云寬決定開拓思路,在村里發動村民開展大棚蔬菜種植。得知胡耀民開磚廠的事情柳乾坤很歡迎,在村委會和胡胖子簽訂了辦磚廠的合同。阿蓮死后,云飛進城務工,云寬這里清鍋冷灶,好不凄涼,旺山感覺非常慚愧,云寬心中也不好受。在村委會帶領下,全村人用集資的辦法開展大棚種植,麥香、翠姑等村里致富能人紛紛加入,麥香種植鮮花,慢慢開展業務。麥香忍受思念之情,和天來天各一方,但是為了天來好好工作,麥家軍屬榮譽不倒,麥香默默堅持,但是天有不測風云,天來在抗洪救災中犧牲。陶希妹悲痛萬分,甚至不敢把消息告訴病重的老伴,麥香忍住悲痛,來到部隊,處理后事。麥香把天來安葬在部隊駐地的烈士陵園,并告訴部隊政委,要把弟弟麥收送進部隊接班,讓部隊政委非常感動。麥香堅持麥家榮譽,一身的骨氣,她要傳承麥家幾代人的軍人榮耀。

第15集

天來犧牲,讓陶希妹悲痛萬分,她強忍悲痛,瞞著重病在床的老伴金振江,也不敢告訴家里人。在部隊收拾天來遺物的麥香終于痛哭流涕,悲傷不已,麥香強打精神,發誓照顧好女兒,支撐麥家繼續前進。回家之后,強忍悲痛的麥香和陶希妹再次達成一致,隱瞞天來犧牲的消息,不告訴金鳳和其他家人。云寬幫助麥香解決了鮮花銷路。麥香用天來一部分的撫恤金幫助天來嫂子家的孩子支付學費。廖永輝帶來了天來的烈士證,順便幫助麥香解決麥收入伍參軍的事情。看出事情端倪的云寬終于從柳乾坤這里知道了天來犧牲的消息,非常吃驚。新一屆征兵名額下來了,村里很多青年都要爭著去參軍,包括云飛也是。但是成功入伍的是水生和麥收,麥家又掛上了一個新的“光榮家屬”牌匾。云飛因此嫉妒,無論云寬怎么解釋,云飛都不聽,認定麥收入伍是麥香走后門,并因此記恨麥香。

第16集

在麥收參軍出發之前,麥香終于把天來去世的消息告訴了麥收。勉勵麥收要在部隊好好干,傳承麥家光榮。村里敲鑼打鼓,送水生和麥收參軍入伍。金天佐在廣州出差知道了天來犧牲的消息,告訴了家里人。陶二蘭趁機作妖,污蔑麥香瞞著消息是為了撫恤金,鼓動金家人上門找麥香吵鬧,麥香面對天來家人的吵鬧,心如刀割。陶希妹知道了消息,來到麥家,義正辭言地斥責這些胡鬧的后輩,麥香公平公正的使用撫恤金的做法讓金家找不到污點。隨著云寬和柳乾坤的不斷努力,村里開始考慮招商引資辦飼料廠的事情。村里走出來的大學畢業生燕軍回村,從事農業研究工作的燕軍決定報答父老鄉親,出任村里飼料廠的技術顧問。陶二蘭來到金鳳學校告訴金鳳父親去世,金鳳悲痛萬分,金鳳對母親的隱瞞心生恨意,和麥香鬧翻。陶希妹對陶二蘭不斷地生事作妖徹底失望,拒絕陶二蘭再上門。金天星是陶希妹最小的兒子,知大體,陶希妹告訴了金天星天來事情的始末,天星知道了麥香的不容易,兩人把撫恤金再次交給了麥香。金鳳脾氣倔強,留下字條一個人去廣州看父親,麥香、陶希妹、還有云寬都趕了過去,天星留在了家里。

第17集

云寬因為辦廠的事情也去了廣州。在天來墓前,眾人找到了金鳳,大家都悲痛萬分,金鳳還是不理解麥香,麥香和金鳳大吵一架,麥收批評金鳳不懂事。陶二蘭和呂家慧吵架,陶二蘭把撫恤金又到了麥香手里的事情告訴了呂家慧。呂家慧小心眼又開始在家里吵,無意中被金振江知道了兒子天來犧牲了的消息,老爺子一口氣沒上了就去世了。回到家的陶希妹悲痛萬分,隱瞞了半年多,還是沒有躲過這一劫。云寬知道麥香家出了這么多事情,自己又不能做什么,心情不好,和柳乾坤喝悶酒。村委會換屆在即,柳乾坤有意退休,給云寬接任,但是云寬卻希望柳乾坤繼續干下去。金鳳慢慢接受了事實,和麥香關系緩和。時間到了1999年,在云寬的努力下,落雁灘發展迅速,飼料廠、大棚種植等廠子發展迅速。隨著年紀的增長,麥香的弟弟麥田和云飛都長大了,進入叛逆期的孩子有了新的心思,逃避高考,和云飛去廣州做生意,麥香著急萬分。

第18集

麥香去學校找老師談話,希望麥田重回學校復讀,麥田和云飛在廣州賣假貨被抓,心急火燎的麥香和云寬一起去廣州處理問題。這個事情被陶二蘭看在眼里,陶二蘭開始在村子里傳播兩人私情,村委會石小樂借機推波助瀾,想借著這個事情給云寬抹黑,自己好上位,柳乾坤使勁敲打了石小樂,在柳乾坤看來,只有云寬才能帶領落雁灘走得更遠。陶二蘭再次傳謠言讓云哲怒不可遏,打了陶二蘭。隨著謠言的傳播,村里議論紛紛,換屆選舉大會召開,云寬以一票之差落選,石小樂當選村主任,柳乾坤知道這是有人借著麥香和云寬有私情的謠言生事。石小樂小人得志,要趕云寬退出村委會,被柳乾坤以威信制止,云寬情緒并未受到影響,還是繼續留在村委會,為鄉親們辦實事。因為村里的謠言,金鳳對麥香又有了新的怨言。

第19集

德福和翠姑兩口子吵架,德福不滿翠姑借錢的事情。此事被陶希妹知道,陶希妹決定還錢給德福,但是要德福保密。金鳳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縣一中,麥田也準備復讀,可是由于麥田和云飛在廣州賣假貨的事情,麥香所有的錢都交了罰款,現在的錢暫時只夠一個人使用,麥香擔心麥田復讀跟不上,決定先把讀書的機會讓給麥田,等麥香籌措錢之后再讓金鳳接著念書,金鳳有些不理解。陶希妹有心幫忙,但是暫時也籌措不到錢,倔強的金鳳撕掉了書本,一個人跑到二蘭女兒云霞的工廠打工。旺山做事力求公正,云飛和麥田在廣州犯事,原因是云飛,責任不是麥田,所以麥香交罰款的錢不應該出,為此,旺山找到云寬商量,最后從云哲這里借到錢,云寬解決了金鳳學費的事情,來到金鳳的學校幫助金鳳報名并交了學費。陶二蘭從云霞這里知道金鳳在廠里打工。金鳳避而不見麥香,麥香這才知道自己傷害女兒太深,為此麥田也深深自責。

第20集

金鳳不愿意見麥香,麥香很傷心,和云寬談及自己的后悔,云寬安慰麥香想開一點。村委會支持麥香上馬養鴨場,鄉親們信任麥香,麥香也拿出軍人家屬的魄力擔起責任,集資辦廠工作進展順利,連陶二蘭也看好養鴨場,經過不懈努力,麥香同意了陶二蘭入股養鴨場。隨著云寬和麥香走得近了,在已經想開一切的旺山提議讓云寬試試和麥香再次走到一塊,云寬試著和麥香談了一次,但是談得并不愉快,經過這么多磨難,麥香其實有意同意和云寬再續前緣,但是卻擔心金鳳不同意,一直有所顧忌,翠姑勸麥香不要想這么多,大膽一點。麥田卻希望姐姐以后不要那么累,提議他去找金鳳談一次。云寬和麥香談不妥,找柳乾坤求助,柳乾坤給云寬支招,麥香的點不點頭的關鍵在金鳳這里。

第21集

云寬再次找麥香,兩人就決定先了解一下孩子的意見,云飛不同意云寬的事情,認為云寬不要這個家了,云飛賭氣離家出走,云飛被麥香和云飛找了回來,麥香和云寬決定他們的事情暫時緩一緩。云飛提出要辦船運公司的事情,視野開闊的麥香決定支持云飛,想到村委會尋找支持,有了麥香作保,村里組織了一次集資大會,但是村民們對云飛的創業能力并不看好,并不樂意集資,麥香想用軍烈屬的榮譽做擔保,去農村信用社為云飛融資,但是也沒有達成意向,金鳳看到麥香為云飛跑前跑后還是有些不理解。最后還是云寬把自己的房子拿出來作抵押,支持云飛創業。

第22集

一個月后,云飛的船運公司開張,麥香和云寬的感情也更加和諧,經歷了諸多磨難的兩人慢慢回到以前的感覺。,在部隊服役的麥收立了二等功,麥香非常高興,柳乾坤知道麥香重視榮譽,就組織了一次熱烈的祝賀儀式,敲鑼打鼓讓村里知道麥家的新榮譽。金鳳也通過這次賀禮儀式,知道了軍人榮譽在媽媽心中的地位,有些理解母親了。但是事情有了反轉,麥收這次立功其實是班長春生讓給麥收的,麥收承受不住心理壓力,就在信中告訴了麥香。麥香本著誠實守信的做人原則,來到部隊,當著政委的面,如實匯報情況,要退還軍功章,政委對麥家的誠實品質敬佩不已。云寬因為村民反映,找石小樂談話,希望石小樂注意胡胖子的行為,云寬的好意卻被石小樂誤以為是云寬敲打他,兩人鬧得很不愉快。麥香在連隊幫助麥收解決了軍功章的事情,又親自去春牛家送軍功章,讓春牛非常感動。云寬幫助麥香的養鴨場解決銷路問題。麥香又萌生做養鴨場深加工的想法。

第23集

養鴨場發展的很好,陶希妹很自豪,把自己做刺繡賺的錢投資到養鴨場。隨著國企改革和民企興起,天星夫婦來到云寬飼料廠上班,金鳳堅持走自己的路,參加了函授培訓,努力發展職業,成了廠里的技術骨干,麥香再次去省城找金鳳,金鳳還是不愿意回家。隨著麥田考上軍校,麥家有了新的軍人,麥家的榮譽繼續傳承,讓麥香非常驕傲,但是金鳳始終是麥香心中的疙瘩。麥收立了功,但是腿受傷,為了不給國家添麻煩,麥收拒絕了軍隊的幫扶,毅然退伍回鄉。但是回鄉之后,麥收對將來的日子又沒有信心。云寬則以一個老兵的身份鼓勵麥收,中國軍人愛黨愛國,遇到什么困難都能自力更生,艱苦奮斗,不能因為眼前的挫折喪失希望。云寬的勸解讓麥收重新燃起開展新生活的希望。知道情況的廖永輝幫助麥收找到了一個民營企業安保的工作,

第24集

廖書記提供的工作,麥收并不適應,云寬看不得麥香著急,提出讓麥收到飼料廠上班,但是麥收依然拒絕。麥收自尊心強,因為工作的事情傷心地躲在家里不出門。麥香沒辦法,不忍心弟弟消沉,又求到云飛,云飛明面上一口答應幫助麥收。但是其實是在可憐麥收,麥收和云飛鬧掰。麥香提議給麥收找媳婦,媒婆花嬸對麥收的事情很上勁,介紹了一個叫做銀娣的女孩給麥收,云寬勸慰麥收不要在意別人的閑言碎語,麥收決定發揮自己的技術特長,開一家電器維修行。麥田帶著麥收在茶館相親,銀娣對英俊憨厚的麥收有好感,并不在意麥收殘疾。這事情麥香很高興,但是麥收卻對銀娣沒感覺。花嬸勸麥收好好想想姐姐麥香,因為只有麥收有了家庭,一輩子辛苦的麥香才會考慮自己,麥收最終答應了這門親事,但是銀娣的后媽劉桂香卻把彩禮翻倍。

第25集

云寬決定要幫麥收一把,云寬拉著花嬸,到銀娣后媽劉桂香這里唱戲,詐唬了貪財的劉桂香,順利解決了彩禮的事情。麥收和銀娣結婚,結婚現場,金鳳露面,但是還是不和麥香說話,麥香心里難過。麥田找金鳳談話,金鳳談到了自己的抱負和理想,麥香知道后也感慨自己的女兒長大了。麥香完成了自己弟弟成家立業的工作,對父親和麥家都有交代,就主動和云寬提出來結婚的事情。云寬很高興,旺山終于有了彌補過錯的機會,連二蘭也不再作妖,都支持云寬娶麥香。親人們都很為一輩子辛苦的麥香感到高興。

第26集

云寬和麥香即將結婚的時候,云飛偷稅漏稅東窗事發,云寬不得不想方設法出租自己的房子籌錢救云飛,麥香和云寬約定先把云飛的事情處理完了再說結婚的事情。云寬出租了房子交罰款,救下了云飛,云飛甚為感動,云飛認為他出事是看中他生意的胡胖子搞得鬼,找機會狠狠教訓了胡胖子。石小樂收了胡胖子好處,在村委會處處說胡胖子好話,被一身正氣的柳乾坤斥責。云寬沒有了住處,和麥香的婚結不成,為了云寬房子的問題,親人們各有打算,旺山希望云寬回家住,但是陶二蘭反對,不愿意云寬住云家,麥收希望云寬住到麥家,云寬卻不樂意給麥香添麻煩。金鳳奶奶生日,原本做好一桌飯準備給陶希妹驚喜的麥香,卻得知金鳳預備了戲班子唱戲,自己的努力白費,想到金鳳和自己的隔閡,麥香非常難過。

第27集

2002年,麥收要搞電器商店,得到了金鳳的資金支持。飼料廠在敢打敢拼的云寬和科研好手燕軍的努力下,成功提升了效益,云寬感慨科技就是第一生產力。石小樂對工作不上心,跑到鎮長這里告狀,說柳乾坤和云寬拉幫結派,但是鎮長卻從廖永輝這里了解到石小樂是別有用心。石小樂耽誤了給鴨場打疫苗的最好時機,來不及補救之下,養鴨場遇到鴨瘟,損失慘重,陶二蘭挑唆不明真相的群眾到麥家要求麥香賠償損失,麥香以麥家榮譽作保證,三天時間還錢,村委會商議決定用飼料廠的資金為鴨場救急,但是遭到石小樂強烈反對。

第28集

麥香想盡一切辦法,都沒有借到錢,絕望中遭遇風寒,病倒了。云寬放心不下,一路找到麥香,把麥香送到醫院治病。石小樂不滿云寬為了麥香的事情撂下工作不管,石小樂挑釁的舉動讓柳乾坤不得不找廖永輝談談石小樂的問題。廖書記肯定了村委會救急養鴨場的決定,對石小樂不作為的行為提出了批評,并商議罷免石小樂村委會主任的職務。麥香借錢的事情牽動了無數親人的心,麥收想盤了店還錢,被銀娣阻止;金鳳找云飛借錢,云飛卻趁機以金鳳的感情做要挾,讓金鳳氣憤不已,但是通過這件事情,金鳳也知道了母親的不容易,開始為麥香心疼,金鳳想為麥香排憂解難。云飛決定把自己船運公司改名為“老兵船運公司”,云飛以借錢為要挾,要麥收把麥家所有的軍功章作為抵押才借錢,麥收起先不同意,但是受不了村民對姐姐的指責,為了姐姐的名譽,麥收同意了云飛的條件。三天時間到了,陶二蘭再次組織人上門討債。最后在柳乾坤和村委會的努力下,才控制住局面。回到家的金鳳知道麥收抵押軍功章的事情,非常生氣。金鳳找云飛追討軍功章,但是云飛卻坐地起價,要十萬。

第29集


金鳳為了籌措十萬,贖回軍功章,找到胡胖子幫忙,胡胖子趁機提出條件要金鳳嫁給他。麥香剛回村,就知道了麥收抵押軍功章的事情,急火攻心下又倒下了,金鳳看到母親再次病倒,非常傷心,答應了胡胖子的交易,和胡胖子簽訂了交換協議。麥收看到麥香再次病倒,后悔了,想找云飛贖回軍功章,但是云飛死活不樂意,云寬決定去找云飛談談。云寬和麥香上門找云飛,云飛滿嘴跑火車,就是不愿意拿出軍功章,麥香看出云飛的滑頭,心灰意冷。麥香來到老屋向死去的親人懺悔,還是咬著牙堅持要把養鴨場辦起來,麥收的電器行開業,陶希妹也告訴麥香金鳳為了家里的事情跑前跑后,麥香非常高興。

第30集

麥收的紅五星電器行開業典禮上,廖書記親自過來祝賀,為老兵創業剪彩。痛苦的金鳳為了贖回軍功章付出了極大的犧牲,她忍受住痛苦,瞞著所有人,和胡胖子登記結婚,拿錢去云飛那里贖回軍功章,原本勝券在握的云飛面對剛烈的金鳳突然感到無所適從,理虧之下就把軍功章還給了金鳳。在廖永輝的支持下,罷免石小樂村委會主任的事情進展順利,柳乾坤勉勵云寬繼續任職村委會主任,好好工作,團結群眾,再創輝煌。云飛的謊言和忘恩負義讓云寬徹底失望。金鳳的婚車隊伍在麥家門口停下,金鳳把軍功章交給了麥香,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金鳳為了贖回軍功章做出了巨大犧牲。金鳳阻止了家人對婚事的阻攔和胡胖子走了。麥香心如刀絞,昏倒在地。

第31集

麥香病倒,云飛的謊言和忘恩負義讓云寬徹底失望,在阿蓮的墓前,云寬斥責了云飛忘恩負義的舉動,并決定和云飛斷絕關系。失魂落魄的麥香痛苦不堪地游蕩在鄉村小路,她后悔自己沒有做好一個母親該做的。麥香一夜白頭,經過痛苦的反思,她還是決定以麥家的大局為重,決定把落雁灘的養鴨場重新建立起來,博得了廖永輝、柳乾坤等人的欽佩和支持。隨著村民大會的召開,不做事的石小樂被罷免,云寬當選為村委會主任,云飛的手下阿龍因為云飛的舉動感到心寒,憤而辭職。麥香讓金鳳接班做渡口的渡娘,就像麥香當年一樣,娘倆完成了歷史性的交接。

第32集 

經歷鴨瘟事件之后,云寬做了主任,麥香重新振作精神,落雁灘借助黨的新政策興辦的飼料廠、繡坊以及養鴨場、加工廠,都搞得紅紅火火的,金鳳幫助陶希妹掌管落雁灘繡坊的工作。云飛在生意上是胡胖子的競爭對手,兩人勢如水火。麥香曾經幫助過的戰士春牛,帶著戰友來到落雁灘看望麥收和麥香,麥香熱情招待春牛。這些年麥香擁軍、愛軍,所有麥香認識的軍人兄弟們也愿意幫助麥香,春牛拍胸脯保證幫助麥香引進人才。渡口的船要改為機動船,云寬希望麥香掌管渡口,麥香支持。云飛通過阿龍掌握的信息,得知胡胖子私挖河沙,云飛決定以此為把柄,對付胡胖子,廖書記非常支持麥香繼續做養鴨場深加工的事業,對麥香從哪里跌倒從哪里爬起來的精神高度評價。村里的繡坊在陶希妹和金鳳的經營下發展迅速,產品遠銷國外。春牛毛遂自薦舉家搬到落雁灘跟著麥香創業,麥香和云寬將加工廠籌建工作交給春牛做。

第33集 

春牛和天來、麥子黃等優秀退伍軍人一樣,干工作干凈利索,有魄力,懂市場,不等不靠,勤勞能干,得到云寬和廖書記的贊揚。金鳳給麥香送餃子,母女兩人終于和解。春牛為籌建加工廠買磚,在胡胖子廠里意外地發現金鳳和胡胖子不對付。胡胖子要把工作轉到市里,并要帶金鳳走,金鳳不愿意離開落雁灘,兩人產生了激烈爭吵,胡胖子強行拉金鳳上車,被春牛阻止。阿龍到胡胖子工廠辦事,遇到胡胖子和金鳳吵架,阿龍告訴了云飛金鳳的處境,云飛決定教訓胡胖子。春牛告訴了麥香金鳳的遭遇。麥香和翠姑去找胡胖子算賬,向來與人為善的麥香如同母豹子一樣保護了金鳳。

第34集

云飛拿出胡胖子的把柄要挾胡胖子放手,兩人雨夜中廝打,云飛失手打死了胡胖子。胡胖子之死在落雁灘引起軒然大波,云飛為了不連累親人,主動自首,自首之前把云寬的房子重新贖回來,云寬對云飛的所做作為百感交集。麥香不忍心看云飛受罪,不辭辛勞地咨詢律師,想為云飛的案子提供助力,云寬看到麥香的大仁大義,也決定給云飛新的機會,主動和麥香一起找證人,為云飛的過失殺人提供證據。經過云寬和麥香不辭辛勞的努力,終于找到了目擊證人,根據目擊證人的作證,云飛被判處過失殺人,判了三年。經過這個事情,云飛徹底后悔以前的任性,向麥香和云寬承認錯誤。云飛事情結束之后,云寬和麥香整合了落雁灘的企業資源,成立了落雁灘農工商聯合體,企業發展越來越快。經過生活磨難后,金鳳和春牛在共同工作和生活中建立了感情。時間到了2008年,麥香成為獨當一面的女企業家。柳乾坤退休,云寬決定在落雁灘建一個養老院。

第35集

金鳳刺繡技藝高超,得到了專業協會“鳳穿牡丹”的金獎,陶希妹希望金鳳和春牛的婚事早點辦,云寬和麥香商量在村里辦養老院的事情,他希望落雁灘的老人都能老有所靠。麥田軍校畢業,自己做的課題得了獎,麥香家又多了一份榮譽,非常高興。鎮上修高速公路要經過落雁灘,麥家的老屋要拆遷,廖永輝希望云寬做麥香的工作。麥香被評為了優秀鄉鎮企業家,去縣里參加大會,麥香激動萬分,為了家庭,為了落雁灘,麥香苦苦支撐了三十年,如今,麥家的榮譽有她麥香的一份,她非常激動,發表了令人動容的獲獎感言。深深愛著麥香的云寬買好了鉆戒,決定在表彰大會結束之后向麥香求婚。但是麥香卻在會場突然倒地,危在旦夕。

第36集

麥香的病讓云寬不敢有絲毫懈怠,云寬經歷過阿蓮的事情,心中怕極了,他帶著麥香去了省城看病。到了醫院,醫生的檢查不容樂觀,麥香有可能時日無多。云寬悲痛萬分,在麥香的病床前,云寬親自把戒指給麥香,讓他最心愛的姑娘戴上,重新向麥香講述了壓在心里三十年的思念,三十年的痛苦。經歷著三十年的坎坷人生,麥香和云寬這對原本應該在一起的愛人,承受了太多。手術前,所有的親人都趕到了醫院,親人們都希望麥香能夠早日走出病痛,轉危為安。手術很順利,云寬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將被拆遷的老屋建好,他要風風光光的迎娶麥香。一個月后,麥香重新回到了青山綠水的家鄉麗水落雁灘,所有的親人都迎接麥香,麥香看到了新改好的麥家宅邸,看到了嶄新的“光榮軍屬”牌匾,看到了手捧鮮花向她走來的云寬,一如30年前一樣的英俊帥氣。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