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劇透慎點» 無名衛士

42集連續劇

無名衛士

張希臨、李乃文、葉靜、胡丹丹

簡介

該劇以新中國成立前后具有代表性的公安國保干部、戰士為原型,塑造了張漢超、楊誠、王黎生、李文蕾等一批國保英雄。從解放初期肅清消除預謀暗害國家黨政領導的兇徒到建國一周年大典前機智化解“炮擊天安門”危機;從角逐舊勢力潛伏敵特分子的一次次刺殺計劃到頑強追蹤擊斃敵特金牌殺手;從破解反動勢力企圖炸毀“毛澤東專列”的陰謀詭計到挖出威脅共和國心臟的敵特情報網;從建國后對敵作戰最前沿獲取關鍵情報到斬斷敵特流動的最后紐帶。他們憑借大智大勇,笑迎挑戰,和以國民黨保密局局長毛人鳳為首的特務群斗智斗勇,一次次化險為夷。他們用自己的無怨無悔、理想信念為共和國新政權的穩定取得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第1集

1948年春,剛剛解放的東北濱江市,光天化日之下,一名報社記者被射殺在街道上。中共東北局社會部負責人周遠翔指派刑偵高手張漢超、剛從四野偵察部隊來到社會部的神槍手楊誠、刑偵技術專家王黎生在第一時間趕到了濱江市,決意找出槍擊案的背后元兇。與此同時,南京洪公祠1號的保密局大樓里,保密局局長毛人鳳與參加完三一七會議的劉志強密會,告知濱江的解放令蔣介石雷霆震怒,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搞亂濱江。經過排查,一個叫孟慶祥的保密局特務被抓獲,他對自己槍殺記者的事實供認不諱,案情似乎可以就此宣告結案。但當張漢超站在孟慶祥交代的開槍位置360度巡視時,意外發現此處用望遠鏡和瞄準鏡,能夠清楚地看到中共濱江市政府大樓的正門,不禁陷入了沉思。濱江市副市長祁振江將軍親自主持了記者的追悼會,聲言要與濱江的黑惡勢力斗爭到底,并宣布將殺害記者的兇手孟慶祥押赴刑場,執行槍決!張漢超在追悼會上看見了祁振江身上穿的與記者類似的水貂皮帽子和呢大衣,悚然一驚,意識到敵人的真正刺殺目標是祁振江,他急忙朝刑場趕去……

第2集

張漢超終于在最后一分鐘,制止了對孟慶祥的槍決。在刑場的生死關頭走了一遭的孟慶祥,在專案組強大的心理攻勢之下,最終交代了自己在記者槍擊案中其實只是一個望風的角色,真正的狙擊手其實是保密局濱江本組的組長李秋生。專案組根據孟慶祥交代,撲向李秋生的住址,但那里早已人去樓空。公安方面偵聽到敵人電臺活動頻繁,但一直沒有找到敵臺的具體位置。李秋生在撤離之前才知道自己錯殺了人,無奈之下,他只得尋機再次刺殺祁振江。祁振江曾經在東北的白山黑水堅持了14年的抗戰生涯,他對張漢超的嚴密安保措施不以為然。祁振江的輕敵讓張漢超隱約感到擔心。中央社會部派來的電訊高手終于來到了濱江,哪知對方居然是一個年輕姑娘李文蕾,大家頓時傻了眼。李文蕾畢業于蘇聯新西伯利亞311高級情報學校,雖然沒有電訊偵聽車巡回偵聽,但李文蕾采取分區斷電和入戶查電表的傳統方法,仍然很快鎖定了敵特電臺活動的大致范圍。

第3集

隨著與劉志強電臺聯系難度的加大,李秋生急于求成,于是花重金買通了市政府司機班的人,尋機下手。但因專案組每天都為祁振江制定了不同的行車路線和上下班時間,使特務們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下手機會。一天,在得知祁振江要去中蘇友好協會開會之后,李秋生和手下鎖定了祁振江汽車必須經過的路口,決定半路設伏,將祁振江亂槍打死。幸虧專案組提前分析了路線,一改往常祁振江坐第二輛汽車的習慣,讓他臨時改乘了第一輛汽車,并囑咐開車的司機碰見任何意外情況都不要停車。一直全速前進。敵人果然對第二輛汽車的后座瘋狂射擊,好在后座無人,第一輛汽車的司機按照專案組的安排全速前進。李秋生又連續設計派手下打入政府部門行剌和在禮堂舉行會議時亂中行刺,但皆因專案小組防范嚴密,接連失敗,還損失了不少人手。劉志強對李秋生的擅自行動很不滿意,覺得他每次行動都太過草率倉促,不但難以成功,反而會讓共產黨加強警戒,增加暗殺難度,讓李秋生等人先蟄伏下來,待他籌謀更加切實可行的刺殺計劃。于是,濱江本組突然停止了一切活動蟄伏起來。敵人停止活動,讓專案組一時沒有了行動方向。張漢超決定引蛇出洞,于是有意識地給出誘餌,透露出某天祁振江將外出去一家俄式西餐廳見工商界代表,共商濱江工商業的未來。李秋生如果急于立功,就一定會有所動作。

第4集

李秋生果然上當,急忙率行動組成員埋伏于西餐廳附近,并派了與該餐廳熟悉的特務持毒藥進入廚房,試圖投毒。正直的西餐廳廚師把特務給他的毒藥和美元全部交給了我公安部門,專案組將計就計,結果計劃拉開窗簾指示狙殺祁振江的特務被抓,投毒的特務也被抓了個正著。李秋生本人在陰謀暴露后欲再次逃跑時被擊斃。祁振江設宴感謝專案組在濱江破獲敵人“濱江本組”,當張漢超提醒將軍今后仍然不能放松警惕時,將軍仍不以為意。專案組卻絲毫不敢大意,他們與當地公安部門進行了祁振江安全保衛工作的交接。張漢超特別提醒祁振江的警衛員和司機,必須24小時不離將軍左右。專案組順利地完成了中央社會部交給的任務,接到上級命令,到河北平山西柏坡附近的西黃泥溝參加集訓。原來,黨中央從延安遷到西柏坡以后,中央社會部抽調了解放區政保部門的精英100名加上8名大學生,于1948年9月舉辦了公安政保干部培訓班,為未來共產黨管理大中城市而培訓公安人才。

第5集

劉志強帶上與自己關系曖昧的女特務顧菲菲,一起秘密潛伏回了濱江,重啟暗殺祁振江的計劃。就在專案組四人參加中央社會部的培訓時,突如其來的噩耗讓他們驚呆了——祁振江將軍在濱江被害身亡,兇手下落不明!四人匆匆趕回了濱江,將軍被殺的現場慘不忍睹。此時,東北局負責人陳云同志指示專案組一定要查清真相,抓住兇手!原來,劉志強帶顧菲菲來到濱江后,總結了李秋生暗殺祁振江失敗的原因,決定改變思路,調虎離山,設法利用祁振江念舊的心理,將祁振江與警衛人員調開,進入他們預設的作案現場。毛人鳳將自己暗自布置在濱江幾個部門的特務重新喚醒,命令他們全力協助劉志強。顧菲菲冒充祁振江抗聯時期犧牲了的老戰友的女兒,獲得了祁振江信任。顧菲菲盛情邀請祁振江有時間到她家里做客,謊稱腿腳不便的母親很想見見將軍。于是祁振江外出開會后,阻止了警衛員跟隨,只身一人去了與顧菲菲約好的見面地點……

第6集

專案組成員們會同濱江市公安部門在濱江市布下了天羅地網,劉志強和顧菲菲狼狽逃離了濱江,回到了南京。祁振江被害案震動了整個東北。上級命令一定把罪魁禍首劉志強和顧菲菲捉拿回濱江公開審判,以告慰祁振江將軍的在天之靈。張漢超帶著楊誠、王黎生和李文蕾喬裝成做電料生意的人,深入虎穴,輾轉來到了南京,和南京地下黨的同志接上了頭。從解放區到敵占區,沒有從事過隱蔽戰線工作的楊誠和李文蕾有諸多不適應,還好有經驗豐富的張漢超不時提點,南京地下黨的同志也做了周密安排,使專案組很快進入了工作程序,跟蹤劉志強,尋找顧菲菲。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不料,劉志強通過保密局打入東北局的一個潛伏特務發出的信息,根據四人的身份設定,在整個南京城里普遍撒網,抓捕符合他們身份設定的外來人員,在大肆抓捕了許多無辜者之后,找到了專案組在南京的住處,專案組突遭襲擊,關鍵時刻,張漢超和楊誠機智地利用南京地下黨提供的金圓券,驚險脫身。

第7集

為了避開敵人的風頭,專案組選擇了隱藏身份,暫停活動。劉志強設局故意露出破綻,讓專案組的人得悉了他要在大三元酒家和顧菲菲一起吃飯,而此時,專案組的抓捕劉志強和顧菲菲的行動計劃已經啟動……張漢超在即將行動的最后一刻,綜合各種信息,意識到了劉志強的陰謀,及時取消了行動,專案組逃過一劫。專案組終于找到了劉志強給顧菲菲安排的藏身之處。專案組急忙趕赴玄武湖,終于抓獲了顧菲菲,張漢超決定以彼之道還彼之身,利用顧菲菲作為誘餌,設法誘捕前來和她密會的劉志強。顧菲菲假裝可憐,懇求李文蕾讓自己最后喂一次自己養的那只鸚鵡,趁機給劉志強發出了警報。劉志強從顧菲菲掛鸚鵡籠子的位置上,看出了異常,轉身飛快逃出巷子口。桂系逼宮,蔣介石面臨下野,毛人鳳決定將保密局主要班底遷往上海,命劉志強離開南京跟自己帶走的班底一起去上海。專案組決心一定要在劉志強離開南京之前將其抓獲。

第8集

劉志強躊躇滿志奔赴上海,車行到半路,一輛側翻的大貨車擋住了去路,從貨車后面出現了幾只對準他的槍口……毛人鳳在上海紅房子西餐廳沒有等來劉志強參加慶功宴,而是接到了中共東北局社會部周遠翔發給他的明碼電報:殺害祁振江將軍的兇犯劉志強已經被濱江市公安局抓捕歸案!專案組在沿途地下黨組織的幫助下,輾轉千里,將顧菲菲和劉志強押送回了濱江。濱江市召開了公判大會,判處殺害祁振江將軍的兩個主犯死刑,立即執行。專案組的成員們接到中央社會部命令,將投身即將成立的新中國公安部,開始他們為新中國政保事業奮斗的新征程。

第9集

1949年秋天,剛剛解放不久的上海就受到了國民黨特務的威脅。上海市領導收到了一封裝有子彈的威脅信。初秋北京的清晨,一個緊急電話打到周遠翔辦公室,上海市領導收到敵特恐嚇信,并附有子彈。事關重大,周遠翔緊急從特別科、偵訊科和情報科抽調來張漢超、楊誠、李文蕾和王黎生,組成臨時專案小組,趕往上海。張漢超從信封上的折痕發現了疑竇。一切疑點都指向了那名清潔工,而接下來的調查證實了此人就是送恐嚇信的特務。保密局從美國召回特工祝山猿,這一次,他們計劃從春華越劇團女團長謝音夢身上下手,借上海市領導頻繁與各大文化團體見面之機,尋找暗殺機會。蔣介石策反了上海某報社的一個社長,一旦暗殺成功,就將大肆宣傳上海的亂局,反攻上海。越劇團內有兩名職員是祝山猿當年在軍統湖南臨澧特訓班的同學,為避免節外生枝,保密局命令此前負責暗殺市領導的特務黃宇今除掉這二人滅口,為祝山猿的活動掃清障礙。正是這一次行動,讓黃宇今露出了馬腳。

第10集

黃宇今在第一次行動除掉一人,另一人受了重傷。專案組在醫院設計,調換了受重傷特務的病房。守株待兔之下,不甘留下活口的黃宇今果然中計被捕。黃宇今對暗殺市領導一事供認不諱,但卻一口咬定殺害劇團職員是圖財害命。眼看已經到了專案組應該返回北京的日期,張漢超的心卻一直懸著。與此同時,喬裝成文化人士“袁山”的祝山猿,也悄無聲息地潛入了上海。祝山猿初到上海,保密局給他安排了兩個埋藏在上海的棋子,蔡正興和錢固仁。這兩人是隱藏在上海本地的特務,祝山猿行動所需的用具都將由他們提供。專案組到春華越劇團調查情況,卻十分不順。年輕漂亮的謝音夢既是團長又是劇團臺柱子,心高氣傲。三個男組員被這個漂亮團長搞得既尷尬又無奈,幸虧張漢超提醒李文蕾以請教穿衣打扮由,拉近距離,才讓謝音夢改變了對專案組的態度。專案組在調查劇團遇害職員的過程中,發現了越來越多的疑點。而此時潛入的祝山猿已經在謀劃接近謝音夢……

第11集

祝山猿有心接近謝音夢,在利用謝的越劇團團長的便利接近市領導。他打探出謝音夢最愛的越劇是《梁山伯與祝英臺》,買來書細讀,并將其中一頁蝴蝶雙飛的畫頁交給手下蔡正興,讓他照此樣去首飾店打了一枚胸針,送給謝音夢,這果然贏得了謝音夢好感。因為對之前的殺人案心有余悸,謝音夢去赴和“袁先生”的午餐時硬把李文蕾拉上壯膽,出于公安身份需要保密的要求,她只說李文蕾是好朋友。祝山猿沒有對李文蕾起疑,在兩位女士面前竭力表現得風趣浪漫,不僅謝音夢對他心生好感,就連李文蕾回去后也在張漢超三人面前一番夸贊。祝山猿從謝音夢口中打聽出市領導要與文化界負責人共進午餐,他偷偷將毒藥藏在謝音夢的包里。同時在糧油公司上班的蔡正興也以送糧為由混進飯店,他偷偷取出毒藥,在市領導的湯里下了毒。專案組審訊黃宇今獲得重要情報,在證據面前,黃宇今最終交代了劇團殺人案的真實目的,是要為保密局新來的一個殺手掃清障礙。專案組猛然意識到市領導正身陷險境。而此時的飯桌上,市領導已經端起下了毒的湯碗……

第18集

行動當天,祝山猿主動獻殷勤,開車送謝音夢前往金門大酒店。看守攔住祝山猿,一個新的敵方潛伏者出現,正是保密局最初收買的報社社長,只要上海市長被刺殺,他就會立刻在全城發送反動社論,在輿論上為國民黨反攻上海造勢。正是這位報社社長以自己的身份做擔保,讓祝山猿進入到了金門飯店。敵我雙方進入到最后的博弈階段。祝山猿和特務鄭午六提前到達儲物間,當他發現送雷管來的“夏小姐”居然是李文蕾時,意識到自己中計了。他們已被公安包圍,只能做最后的困獸之斗。祝山猿掏槍對準鄭午六,威脅他與自己演一出苦肉計,并頂下所有罪名。儲物間里一聲槍響,專案組沖進去,只見“手無縛雞之力”的“袁先生”中槍倒在血泊中。特務鄭午六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特務組長,因為安裝炸彈時被“袁先生”撞見,所以想殺人滅口。因為這一出苦肉計,讓專案組對袁山的懷疑不得不打消。市領導見面會順利進行,企圖暗殺市領導的兇手也落網了。謝音夢滿懷崇拜的陪同英勇市民“袁先生”去醫院治傷。案件似乎就此終結了。專案組雖然對案件還有不少疑惑,但是兇手已經言之鑿鑿的認罪,也很難再有線索查下去,可是四個人卻都憂心忡忡。

第19集

報社社長假借采訪慰問“勇斗敵特”好市民,親自到醫院“探望”祝山猿,要他在即將舉行的上海人民慶祝五一勞動節大會上動手。此時,上海市公安局有了新的發現。謝音夢失蹤多日的女助理的尸體在郊外被找到,法醫從她的手中找到了一顆扣子。謝音夢認出尸體手中的那顆扣子,和自己為“袁先生”定做的衣服上的扣子一樣,驚慌的謝音夢半夜找到了專案組。證明袁山是真正的兇手,成了專案組的當務之急。張漢超陪伴謝音夢尋訪了當初定制衣服的店家,卻得到一個奇怪的結論,這顆扣子和衣服上的其他扣子并非一套……難道這次又是冤枉了袁山?這只是一顆很相似的扣子。謝音夢這次沒有站在袁山這邊,她很清楚自己定制的這款衣服所選的扣子也是專門定制,她不會認錯。果然,找到成衣的老師傅才知道結論:原來袁山配不到一樣的扣子,就偷偷找到裁縫店把衣服上所有的扣子都替換成了相似的款式。事情終于水落石出,這個袁山,就是專案組一直在尋找的保密局殺手祝山猿!

第20集

五一勞動節慶祝大會開始了,現場人頭攢動,熱鬧非凡。隆重而喜慶的氣氛下,似乎沒有任何異常。謝音夢手捧花籃走向市領導,她絲毫沒有察覺到,昔日溫文爾雅的戀人祝山猿已經設計將炸彈藏在了花籃中。按照祝山猿的計劃,在她將花籃獻給市領導的一瞬間,炸彈就將引爆。張漢超發現“袁先生”拿著遙控器,意識到炸彈就藏在花籃中。一番驚心動魄的搏斗后,他最終制服了祝山猿。而楊誠奮不顧身將炸彈帶離了人群,做好了犧牲自己保全會場人民安全的準備。最終,他在爆炸的前一秒成功拆除了炸彈。保密局散布市領導身亡的假消息,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制造暴亂,一時間街頭巷尾人心惶惶。市領導不顧敵人威脅出現在公開場合,粉碎了謠言。散布假消息的報社社長也在逃竄至碼頭時被我公安人員逮捕。根據祝山猿的交代,公安人員又逮捕了國民黨保密局上海特別行動組的其他25名成員。至此,國民黨妄圖奪取上海政權的陰謀徹底破產。上海沉浸在重獲和平的歡聲笑語中。當上海公安局政保處的同志們帶著鮮花水果找到工作組住處時,屋子里已經收拾得干干凈凈。四個北京公安部派來的專案組成員已經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北京的清晨,公安部大樓依然忙忙碌碌。周遠翔將剛收到的特情通報交給張漢超,新的任務又要開始了。

第21集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七十誕辰,應斯大林邀請,毛澤東主席親率代表團訪問蘇聯。在主席最終出發前,專列的具體出發日期是國家最高機密。11月底,發生了一件蹊蹺的案子。一個從江西來京的采購員被人殺害。毛主席此次訪蘇,給斯大林準備的七十誕辰禮物中有一車皮蜜橘,而這名采購員就是送蜜橘來的,結果在等待蜜橘調度裝車期間被殺害。這看似是一起普通兇殺案,事實上,這背后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女特務季愛玲接到任務,利用此次毛澤東訪蘇的機會實施暗殺計劃。她原本將突破口鎖定在蜜橘采購員身上,并派手下李榮喬裝打扮后接近采購員,沒想到中途出了意外,采購員因識破特務嘴臉慘遭滅口。季愛玲意識到要想悄無聲息地籌備暗殺計劃,就必須混淆視聽,掩蓋采購員被殺的真相。采購員被特務李榮設計成一氧化碳中毒死在旅館房間,毛主席的出行日期也被季愛玲等人獲取。李榮的公開身份是重工業部辦公室職員,他報案自己遭到死亡威脅,原因是他燒掉了一封要挾他協助刺殺水利部部長傅作義的恐嚇信。死掉的采購員和他是同鄉好友,出事當天他們還在一起吃飯,所以他懷疑死者是被錯殺,當了自己的替死鬼。周遠翔決定抽調張漢超等四人以專案組名義負責此案。張漢超和楊誠帶著李榮去采購員住處調查。半路上,敵特竟然膽大妄為在遠處開槍射殺李榮,并故意打偏,反而擦傷了楊誠的臉頰。敵人殺李榮未遂,讓專案組相信了采購員是被敵特錯殺。

第22集

公安部截獲了一封由北京發往臺灣的電報。公安部電訊部門根據電臺的訊號和波長,多番調查,最終發現這個電臺在解放前就已經潛伏在北京,只是暫時沒法掌握具體位置。唯一知道的就是,此人每次發電報,都會挑釁般的用明碼打出發報人的代號:049。采購員之死,李榮報案,發往臺灣的電報,以及這個神秘的代號049……這三起事件巧合般的發生在同一個時間段,又是主席即將訪蘇的敏感時段,使得案情呈現出重重迷霧,這讓專案組高度緊張起來。專案組決定對著三個線索三管齊下。張漢超負責調查李榮和他周邊出現的陌生人,楊誠負責有嫌疑的環衛工人王貴,李文蕾負責繼續破譯電文。張漢超和楊誠根據李榮提供的線索調查,收集了在李榮家出現的各個陌生人面孔,準備找李榮核對。開槍假裝刺殺李榮的敵特石銳此時正躲在李榮家,專案組拿著石銳畫像突然登門找李榮核實,石銳倉促下躲進了李榮房間的大衣柜,差點露出馬腳。李榮拒不承認見過石銳,反而故意指認了另一 個人。張漢超在李榮這里沒有收獲,但是楊誠負責調查的環衛工人王貴有了一些異常的舉動。為了調查出堵住采購員房間煙囪的那件衣服,專案組張貼了高價尋回衣物的告示。王貴看到高額的賞金動心了,他裝病不去上班,沒人時悄悄跑去埋藏衣服的田地里準備挖出衣物去換賞金。楊誠派人悄悄跟蹤環衛工人王貴。在他挖出大衣的時候人贓俱獲。

第23集

專案組多番審問后得知,衣服是王貴從廢品堆里撿到的,因為他一向經濟拮據,見衣服質量好,衣兜里面還有錢,所以他悄悄把衣服藏了起來。無論專案組如何審問,從環衛工人王貴這里都沒法獲得更多的信息,線索到這里戛然而止。這時王黎生找到了一個新的線索,他在商店查到的購買記錄證實衣服是李榮購買,結合李榮的表現和話語,他作為新的嫌疑人出現在專案組視野中。張漢超去找李榮詢問衣服的問題,李榮早有準備。在他的供述中,他把衣服早就送給了已死的采購員,如今死無對證,沒法證實李榮是否撒謊,讓這個特務差點得以逃脫。然而一個微小的細節讓張漢超發現李榮在撒謊,那就是他的房間是改造過的,和鄰居家不同。張漢超返回李榮房間,果然發現了衣柜后的夾層——當初他在這里藏了槍手。李榮終于露餡。在他準備逃跑時被抓獲。他見抵賴不過去,將所有事情都攬在了自己頭上,并一口咬定自己就是049,只負責打探毛澤東的出發日期,沒有同伙,沒有新行動。然而根據李文蕾破獲的電報得知,臺灣保密局即將空投兩名攜帶美金和委任狀的特派員到哈爾濱山區,指導炸毀9002次毛澤東主席專列的行動。此外有一條重要信息是049不日也將抵達哈爾濱。這證明了李榮并不是真正的特務頭子049!專案組立即趕赴哈爾濱,并聯系當地公安配合抓捕兩名空投人員。

第24集

兩名從臺灣出發的國民黨特務乘飛機空投到了哈爾濱郊外,二人剛一落地就被早已埋伏在此的專案組和哈爾濱當地公安聯手抓獲。專案組連夜審問,二人最終交代,他們此次空投來哈爾濱的任務,正是給被代號為049的特務收買雙城的土匪頭子馬三送委任狀和美金,讓他配合049炸毀專列。在強大的心理攻勢下,空投特務終于招出了接頭地點暗號,但是狡猾的特務有意拖延時間,企圖讓專案組來不及在約定時間前去接頭。張漢超提出由自己和楊誠假扮這兩名空投特派員,去和049及土匪頭子馬三接頭。專案組趕到雙城時,已經錯過了接頭時間。季愛玲十分警惕,見特派員未按時出現,立刻讓人離開了接頭地點。此時哈爾濱公安局給專案組推薦了一個叫董琦的人,說他已經打入馬三的內部,自稱是當年地下黨的潛伏人員。原來董琦解放前是中央社會部派出的地下情報人員,由于一直是與上線單線聯系,上線犧牲后,再也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他一直潛伏在敵營,雖然背負著家人和鄰里的罵名,卻依舊心系黨的情報事業。當張漢超了解到董琦的身份,一段曾經相似的遭遇讓他立刻選擇了相信董琦。在董琦的幫助下,專案組得以假扮特派員見到馬三。

第25集

季愛玲對于上次接頭特派員遲到一事一直心存疑慮,所以接頭當天她并沒有親自去,而是派了一個手下黑子去見特派員。經過董琦的從中斡旋,馬三終于同意與“特派員”見面。然而在送張漢超和楊誠前往馬三的山寨途中卻發生了意外。季愛玲的手下黑子因為私怨攔下了董琦的汽車,在對董琦的毆打中張漢超和楊誠最終沒忍住出手相助,這讓黑子對專案組假扮的特派員產生了懷疑。他想扣下張漢超和楊誠,被馬三的親信趕來救走。不甘心的黑子聯系上馬三,請求延遲和特派員的見面,他一定會找出專案組的破綻。與此同時,關押在哈爾濱的特派員越獄逃向馬三的寨子,被黑子找到。眼看真假特派員就要碰面。潛伏在馬三寨子里的張漢超和楊誠隨時有暴露的可能。得知這事的董琦悄悄通知李文蕾,情況緊急,一定要設法打消黑子的顧慮,否則不但沒法掏出馬三在鐵路周圍的埋伏點,張漢超和楊誠還會丟了性命。李文蕾聯系當地公安出現在馬三的寨子,讓馬三認定她是公安一員。與此同時,李文蕾和王黎生假扮客棧老板,讓黑子和越獄的特派員來取張漢超留在客棧的箱子。為了證明張漢超的身份,黑子和特派員果然上當。在董琦的配合下,馬三看到特派員和李文蕾交易的一幕,馬三認定特派員是共產黨的臥底。

第26集

真正的049號特務季愛玲在發現雙城車站的計劃泡湯后,馬不停蹄地趕往大興安嶺。張漢超綜合多方信息,判定049的最后行動地點應該在白雪皚皚的大興安嶺。此時時間緊迫,董琦主動駕車帶專案組趕上了開往大興安嶺的最后一班火車。火車上專案組三個男人坐在一起,董琦一個人坐在不遠的位置閉目養神。張漢超在桌上攤開地圖,一邊討論方案,一邊用筆在圖上介紹:伊勒呼里山北麓林區,有一個叫塔河鎮的地方,是大興安嶺北部的交通樞紐。從地圖上看,專列經過大興安嶺的時候,這是離車站最近的城鎮。所以他推測049應該會在這里落腳。但是在這個又是林區,又是雪地,要想找連男女都還不知道的049,就是大海撈針,對專案組來說,難度非常大。專案組趕到大興安嶺深處一個皮貨商云集的小鎮,暫住進一家小客棧。小鎮風平浪靜,完全沒有敵特活動的跡象。而漏網的049也不知所蹤。眼看主席的專列出發日期日漸臨近,專案組卻遭遇大雪封路無法和外界聯系,陷入困境。更加困難的是到了這里以后,敵我力量變得非常懸殊。本地的派出所人員因為大雪原因被困在山里無法返回,一切調查都只能靠專案組自己進行。而049來到這里后,有為她接引的胡子隊長,和若干有武裝的手下。

第27集

專案組喬裝成皮貨商人在小鎮的客棧住下尋找敵特049的下落。沒想到當地一個小混混熊大興反倒盯上了專案組,在他眼里拎著大包小包皮箱的專案組就是一只肥羊。熊大興半夜入室盜竊被專案組抓獲,張漢超想到利用小混混對當地熟悉的特點讓他幫忙調查最近從哈爾濱到小鎮的外來人員,并讓其繪制了從小鎮到山林鐵路的路線圖。通過對地圖的分析,專案組摸清了敵方的目的:企圖炸毀的地方是距哈爾濱市10多個小時車程的大興安嶺隧道,敵特計劃要在9002次列車通過隧道的時候,炸毀隧道,不光毛澤東主席的專列葬身隧道,還要讓這座被稱為“歐亞國際鐵路咽喉”、全長3070米的隧道徹底坍塌,堵塞中蘇之間最重要的交通樞紐!這個發現讓專案組的心頓時緊張起來。哪怕線索寥寥,孤軍作戰,他們也必須在專列到達之前,清除炸彈,抓獲敵特,排除一切威脅專列安全的因素。因為隧道太長,可以埋藏炸彈的地點太多,就算把塔河鎮人民都發動起來,也沒法徹底排查干凈。想靠人力排查根本做不到。想要排除險情,必須要找到特務的總指揮049。專案組把目標放在了從哈爾濱趕來塔河鎮的幾個人身上。熊大興因為對特務季愛玲一見鐘情,特意隱瞞了季愛玲的到達時間,交給專案組的名單里只有另外一個同時抵達小鎮的人呂克明。

第28集

專案組對呂克明展開調查。這個人行為詭異,警惕性也非常高,引起了專案組的重視。在對呂克明調查的過程中,同住旅館的林小姐收到了一封帶血的要挾信。根據信件內容可以判斷是因為她看到了呂克明藏有電臺。為了不打草驚蛇,張漢超用工具開鎖,偷偷潛入呂克明居住的8號房。他找了床底,衣柜,都沒看見箱子。他用腳輕叩地板,想試探下面是否是空的,就在這時發現一處地板掉了很多灰塵,而其他地方都是干凈的。張漢超望向積灰處的正上方,天花板似乎被人動過。他搭凳子打開天花板,果然看到了里面藏著箱子。張漢超剛把箱子拎下來,就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他趕緊把箱子放回去,把天花板復原,凳子放回原處,找了個地方躲起來。過了片刻,熊大興撬門進來了。張漢超一看是他,頓時有些無奈。原來這個小混混也摸到了呂克明的房間,想來盜點不義之財。熊大興被趕走后,張漢超果然在呂克明的房間搜出了電臺。然而被捕的呂克明拒不承認自己和特務行動有關。他交代自己之前的怪異行為是為了隱藏自己走私藥品阿莫西林的原因。為了判斷呂克明是否撒謊,專案組在市場調查是否真有阿莫西林流出。混混熊大興知道這個消息后,也起了貪念,他悄悄跟蹤進山埋藏炸藥的特務……

第29集

張漢超、李文蕾和董琦三人在寒風大雪中坐著, 專案組從熊大興小弟口中得知敵特已經在大興安嶺隧道附近埋藏了貨物, 把董琦調來專案組和他們一起干

第30集

王黎生在老獵人的幫助下終于下山,他找到趕回的當地派出所民警,連夜上山搜救,卻沒想到和專案組成員在隧道埋雷點相遇。隧道里的炸藥也在派出所民警的配合下被挖了出來。返回客棧后,專案組立刻著手對之前假報案的林小姐展開抓捕。于所長指揮幾名公安包圍塔河客棧,楊誠、董琦、王黎生、李文蕾跟隨張漢超進入客棧,整個行動安靜而迅速地進行。季愛玲在塔河鎮的主要幫手胡子從樓上下來,忽然瞥見張漢超在柜臺前,他趕緊躲起來偷看情況。看見張漢超和客棧老板說了幾句什么,老板指著胡子的通緝令點了點頭,悄悄指了指樓梯方向。一直在暗處觀察情況的胡子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返回樓上。為了掩護季愛玲逃走,胡子被捕,但是這一切的指揮者049季愛玲依舊沒有落網。離主席的專列出發只有3天的時間,專案組必須在這之前將一切安全隱患排除。

第31集

專案組終于摸清化名林玲的女子就是049號特務季愛玲,并對其展開搜捕。幾經周折,專案組終于找到備用埋彈點,但是這也是季愛玲破壞專列訪蘇的最后手段,她已經喪心病狂,率領所有殘部妄圖死守埋彈點。雙方在最后一關展開激烈交火。張漢超和董琦急忙趕去埋彈點,經過一番搏斗,終于制伏了在引爆點的敵特。就在張漢超準備拆彈的時候,受傷的季愛玲拿槍做最后的反擊,董琦挺身而出擋住子彈,讓張漢超成功拆除炸彈。敵特被全部制伏,毛主席乘坐的9002次特殊專列平安通過了大興安嶺的隧道。鋪天蓋地的報紙都在宣傳這偉大的時刻時,張漢超幾人拿著軍功章和烈士證書來到了董琦父母家。收音機里,播音員正用激昂的語調報道毛澤東順利抵達蘇聯和斯大林見面等一系列振奮人心的消息,董母流著眼淚從張漢超手里接過董琦的骨灰盒。在四周熱鬧的歡呼中,這里只有無聲的哀悼——這,就是無名衛士。1950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北京建筑研究所的古建筑學家林思學正在家中寫舉報信,殺手破門而入,林思學情急之下藏起信件,殺手并未發現,用刀將其殺害,故意將家里翻得很亂,搶走錢包后逃離現場。張漢超偶然見到了林思學案的現場,一個細節引起了他的注意……

第32集

 專案組幾經周折終于發現了林思學的舉報信,信中提到有個叫江鵬的可能是美蔣特務,曾向林思學索要天安門排水圖,張漢超判斷敵人的目標很可能是天安門。情況緊急,專案組立即對天安門附近建筑展開搜查,并走訪林思學單位及近期接觸的人員,迅速掌握了江鵬的體貌特征。臺北國防部保密局,毛人鳳因“飛魚計劃”的失利而震怒,行動處處長劉權主動請纓,潛伏到北京完成飛魚未竟的任務。毛人鳳下令特啟用新代號“獵鷹”,行動代號“101絕殺令”,任務就是在10月1日國慶閱兵的時候在天安門搞一次震驚中外的大行動。與此同時,潛伏在保密局的張嵐收到北京的電波,表彰其協助破獲“飛魚”案有功。專案組在天安門西側的一所廢舊古建中找到了敵人正在挖掘中的地道。張漢超立即布置人員嚴陣以待,等待著再來挖地道的敵人……

第33集

專案組一連埋伏了十天,敵人卻突然銷聲匿跡,再也沒有任何動靜。原來,以府右小學校長身份潛伏在北京的保密局北京站代站長莊圖宇,借赴中山公園開會之機,發現了專案組的行蹤,下令停止挖掘地道。專案組根據現有線索,推測出敵人企圖通過排水系統滲透進天安門附近伺機進行特務活動的陰謀,而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殺害林思學的兇手江鵬,張漢超下令,立即通緝江鵬。劉權偽裝成的“段飛”和莊圖宇接上頭,對其擅自行動極其不滿,不僅使江鵬瀕臨暴露,由其單線聯系的兩名外籍特務也十分危險。莊圖宇承認他私自策劃讓手下通過地道潛入天安門附近伺機行刺,代號“鼴鼠行動”。原計劃威逼利誘古建學家林思學搞到圖紙,不料林思學知道他們底細后拒不合作,他只好派手下江鵬將其滅口并搶走了圖紙。專案組發現江鵬曾四處應聘小學教師,張漢超走訪到某小學時,“段飛”正在校內接頭,隨時可能暴露,莊圖宇不得不出面與張漢超周旋,多年辦案的經驗告訴張漢超,這個莊圖宇不簡單……

第34集

專案組經過一番調查搜集到不少證據,卻依然無法推斷江鵬四處應聘教師的真正目的。“段飛”下令火速安排江鵬撤離北京,卻發現所有出京線路均已設專人巡查,“段飛”意識到江鵬不保,不得不棄卒保車。與此同時,專案組也通過蛛絲馬跡查出了江鵬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保密局北平站的外勤姜彪。“段飛”以林思學學生的身份主動登門拜訪張漢超,企圖了解案情進展,高手過招,不免一番試探,張漢超雖未懷疑“段飛”,“段飛”也同樣無功而返,然而雙方的交手此時才剛剛開始。專案組爭分奪秒查出了江鵬的住址,而此時“段飛”正在那里守株待兔準備將江鵬滅口,不想行將動手之際,專案組及時趕到,“段飛”不得不隱蔽起來,不僅滅口江鵬無望,自己還面臨著被包圍的危險。楊誠逮捕了江鵬,王黎生也在現場找到了江鵬進行特務活動并殺害林思學的關鍵證據,在這場偵察與反偵察的較量中,專案組先下一城。

第35集

專案組對江鵬展開審訊,不料江鵬負隅頑抗拒不招供,張漢超決定步步為營,逐漸瓦解他的心理防線。為掩護莊圖宇不致暴露,“段飛”需要捏造江鵬就是林思學案主謀的假象,他找到一間房子作為江鵬進行特務活動的據點,在其中準備了諸多證據,并狡猾地設法將消息傳給了獄中的江鵬。江鵬得到指令很快招供,據交代,他通過收音機直接接受臺灣方面指揮,接到的任務就是通過地道滲透至天安門附近伺機行刺,代號“鼴鼠行動”,他是行動小組組長,另還有兩名組員。他的住處由于經常有居委會走訪,只作為居所,另有一處安全房專門作為特務活動的據點。張漢超和王黎生趕到安全房時,仍在布置現場的莊圖宇等人來不及撤離,被堵在了房間里,紛紛將槍口對準了門口,缺乏戰斗經驗的王黎生卻毫不知情,命懸一線。專案組搜查了安全房,果然發現了收音機、密碼本等作為特務頭頭的證據,另一路人馬也傳來捷報,兩名小特務落網,對在天安門附近挖地道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段飛”判斷情況暫時穩住,向莊圖宇傳達了此次“101絕殺令”的行動目標——在10月1日國慶閱兵時用迫擊炮炮轟天安門城樓!“段飛”命莊圖宇聯絡曾由江鵬單線聯系的兩名外籍特務——天主教圣彌額爾教堂神父李安東,和偽裝成中國人的日本炮兵中尉山口隆一,命他們在天安門附近尋找合適的炮擊地點。至此,林思學案宣告破獲,大家都在歡慶勝利,專案組也收到了解散歸隊的命令,張漢超卻總覺得有哪里不太對勁……

第36集

莊圖宇向山口隆一和李安東傳達了“段飛”的命令,兩人對此次行動興奮不已,根據迫擊炮的性能和李安東所掌握的資源,很快確定最佳炮擊地點為東交民巷。“段飛”向臺灣保密局發報請求物資支援,電報很快被我公安部門截獲,李文蕾卻發現對方啟用了新的密碼無法破譯,張漢超指示,全城搜索敵臺。與此同時,臺灣保密局一份緊急送往毛人鳳辦公室的絕密電文也引起了張嵐的注意。張漢超幾經周折反復推敲,終于發現了府右街安全房的可疑之處——江鵬兩處住所的證據是割裂的,完全指向不同的方向。他再次提審江鵬,假裝無意間提起一個府右街安全房的細節,果然發現江鵬對那附近的情況并不了解。專案組意識到,江鵬背后還有更大的敵人,并企圖讓江鵬背黑鍋,周遠翔指示,專案組暫緩歸隊,一定要把隱藏在江鵬背后的特務分子揪出來。“段飛”發現專案組開始重新審訊江鵬,意識到如此發展下去江鵬勢必要露出破綻,于是故技重施向江鵬遞了消息,命其服藥以便在保外就醫時救他出去,江鵬信以為真,卻不知藥里早已下了劇毒。

第37集

江鵬被毒殺,在獄中和他接頭的劉大力卻意外活了下來,專案組根據他提供的線索,鎖定了劉大力的上線李二疤子,然而專案組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被“段飛”搶先將李滅口,江鵬這條線索又斷了。“段飛”通過廣播得知臺灣的空投物資送到了,親自跟車去熱河草原接收,不料遭遇我巡邏民兵,被迫放棄物資。熱河省公安廳對繳獲的空投物資高度重視,立即上報公安部。自上次的突然發報起,李文蕾重點關注的那部敵臺已經連續三天沒有動靜了,張漢超根據敵人此次的任務性質,判斷上次的發報很可能是偶然事件,想要揪出幕后黑手,還是得從最開始的江鵬查起,而死人恰恰是沒法說謊的。雖然沒能拿到臺灣的空投物資,然而一切似乎仍在“段飛”的掌握之中。在將江鵬等人順利滅口后,公安的調查瞬間被打回原點,“段飛”抓住這個機會,下令將此次行動的關鍵武器——那門三一式迫擊炮運送到位于東交民巷的炮擊地點。專案組在張漢超的帶領下再接再厲,廣泛走訪江鵬曾經工作生活的地方,不放過一點蛛絲馬跡,幾經周折后,一條不起眼的線索引起了張漢超的注意……

第38集 

專案組發動群眾,對江鵬展開深入調查,黑芝麻胡同居委會積極配合專案組工作,其中一名人力車夫向專案組提供線索,稱經常拉江鵬去東交民巷的圣彌額爾教堂,而專案組之前沒有發現任何江鵬是天主教徒的跡象,且距離黑芝麻胡同最近的天主教堂是位于王府井的東堂,為何江鵬舍近求遠要去東交民巷?張漢超推測圣彌額爾教堂很可能是江鵬接頭的地點,專案組立即前往調查。專案組趕到教堂時,李安東正在和莊圖宇商議炮擊事宜,莊圖宇來不及離開,只好躲進內室回避。張漢超巧設計謀看出破綻,莊圖宇暴露在即,不想李安東及時趕到為其解圍,專案組無功而返。然而張漢超出其不意殺了個回馬槍,果然發現莊圖宇鬼鬼祟祟從教堂溜了出來。“段飛”得知發現莊圖宇身份的只有張漢超一人,立即趕赴府右小學,占領制高點,隨時準備狙殺張漢超。而莊圖宇自以為甩掉張漢超逃回府右小學,立即命令將迫擊炮部件固定在吉普車底盤上轉移出學校。不想張漢超跟來了學校,截停吉普車,張漢超是否會發現迫擊炮,“段飛”的手指已摳在扳機上,張漢超瞬間命懸一線。危急時刻,莊圖宇出面解圍,張漢超沒能發現迫擊炮,但莊圖宇和他的府右小學卻進入了專案組的視線。此時距離國慶僅剩一周,“段飛”向莊圖宇發出了最后的命令——一個字,拖!

第39集

張漢超已經確定莊圖宇和李安東的特務身份,然而由于李安東是外籍人士,莊圖宇又是著名人士,專案組非常謹慎,在沒有拿到確鑿證據前不能逮捕。他下令嚴密監控府右小學和圣彌額爾教堂,跟蹤嫌疑人莊圖宇和李安東。“段飛”對兩人的暴露也心知肚明,然而此時兩人的功能業已發揮完畢,每多拖延一天,他們離最終目標就越近一點。張漢超故意與莊圖宇的吉普車發生剮蹭,借修車之機發現了一些線索,卻仍不足以作為直接證據。不想此時莊圖宇竟自己找上門來,責問扣車事宜,索要未果便發文見報,憑借其在文化界的影響力,利用扣車及跟蹤之事大做文章,一時間輿論嘩然,專案組不禁倍感壓力。與此同時,在臺灣保密局,張嵐注意到在毛人鳳收到那封絕密電文后不久,有一封回信送到了電訊部門,她創造機會嘗試接觸那封回電的電文,卻在最后關頭被敵人阻撓。就在專案組一籌莫展之際,張漢超決定將計就計,以公安部名義主動登門致歉,且為保證學校的安全,義務為學校做全面安全檢查,莊圖宇無計可施,只得答應大門洞開,任人檢查。李文蕾很快找到了莊圖宇的手槍和發報機,而王黎生則在地窖發現了一塊形狀可疑的壓痕,久經沙場的楊誠一眼認出,留下那個痕跡的必定是六零迫擊炮無疑。

第40集

專案組逮捕了莊圖宇,如今敵人企圖用迫擊炮破壞國慶閱兵的陰謀昭然若揭,張漢超判斷迫擊炮很可能就藏在李安東的教堂,命楊誠帶隊逮捕李安東,搜查圣彌額爾教堂。楊誠逮捕了李安東,然而圣彌額爾教堂除了一把手槍之外什么武器也沒有。經過審訊,張漢超發現莊圖宇和李安東均不是敵人此次計劃的主謀,這意味著他們背后的那個人才是敵人真正的頭目,然而此時留給專案組的時間只剩下一天了。張嵐通過廣播接受北京總部指令,譯電時忽然想到如果掌握了敵人的密碼本,同樣可以幫助總部破譯電文。她巧妙設計,謊稱譯電員譯錯電文,不僅發現了保密局近期使用的全套密碼本,還趁機搞到了毛人鳳的那封絕密電文。如今敵人的陰謀已然浮出水面,張漢超根據現有情況推斷出了這伙特務分子的組織結構,并發現真正的幕后黑手并非莊圖宇或李安東,而是另有其人。目前為止,只有莊圖宇的司機王海符合專案組對這個幕后黑手的全部推斷,張漢超下令印發通緝令,搜捕王海。此時距離國慶只剩最后一天,專案組請求各部門支援,發動群眾,以天安門為中心,在迫擊炮的有效射程內走訪民宅,搜查一切可疑分子。與此同時,“段飛”已將之前以各種身份潛伏在北京的保密局特務們聚集到了東交民巷的那個四合院,“段飛”精心布置,靜候10月1日國慶節的到來。然而“段飛”沒有算到的是,在他的老窩臺北,我黨地下黨員張嵐正冒著生命危險在交通站向北京發報,一旦北京收到電報,他的身份就將暴露無遺……

第41集

就在張嵐行將發報之際,國民黨特務破門而入,交通員為掩護張嵐撤退壯烈犧牲。在最終的搜查過程中,楊誠忽然意識到他曾經在東交民巷見過的那個卡車司機就是王海,而由公安干警和群眾組成的走訪小組也發現了山口隆一的破綻,專案組立即撲向位于東交民巷的那座四合院。經過一番激烈的戰斗,專案組終于在最后一刻瓦解了敵人的陰謀,保衛了天安門,保衛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但是李文蕾和楊誠均負了傷,張漢超更是被巨大的爆炸震得暈了過去。包括王海和山口隆一在內的所有特務均被擊斃,新中國成立一周年國慶大典的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誰也沒有想到,“段飛”還在悄悄地進行著他的計劃……

第42集

緊要關頭,張嵐破釜沉舟啟用備用交通站,毅然向北京發出了電報。與此同時,張漢超根據自己在四合院爆炸現場發現的一個細節,推斷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很可能不是王海,而是“段飛”。李文蕾按照張嵐送來的密碼本迅速譯電,之前的種種疑點一一得以驗證,一切真相大白,一個以“獵鷹”為首的敵特團伙徹底浮出水面,而這個代號“獵鷹”的特務正是冒充林思學學生的”段飛”。周遠翔下令立即抓捕“段飛”。“段飛”原計劃趁夜滲透至中山公園,待到國慶觀禮時狙擊天安門城樓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然而公安嚴密的搜查讓他無處遁形。經過一番拼死較量,專案組終于在國慶典禮前將“段飛”擊斃。當國慶閱兵的隊伍通過天安門,北京的人民群眾歡欣鼓舞的時候,張漢超他們已經接受了新的任務悄然離開……

TOP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